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风险投资研究 > 寻找互联网老兵:看看当初那些混CFIDO的人们

寻找互联网老兵:看看当初那些混CFIDO的人们-1

2012年08月15日 02:35    来源:新浪财经    王晋添

CFIDO,提起这个字眼,中国最早的互联网人会眼前一亮。和今天的互联网不同,FIDO网是当时的BBS站台通过电话线联接的网络,通过点对点的方式转发信件,是技术爱好者自行搭建的一个替代性的通讯网络。CFIDO也就是中国FIDO网。1991年,在北京定居的台湾人罗依开通了“长城”站,这是FIDO在内地的第一个站点。

  它曾经汇聚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人,也孕育了之后的互联网巨头和各种技术大牛。丁磊、马化腾、求伯君,当时著名的站长高春辉、华军,甚至黑客以及互联网媒体人,都是CFIDO的积极参与者。他们在上面交流技术,谈论人生,结下了互联网最早、最淳朴的友谊。可以说,CFIDO是中国互联网的启蒙,马化腾等人正是通过CFIDO了解了互联网的神奇。正是CFIDO,给了丁磊辞去宁波电信局工作的冲动,创办了网易。

  在CFIDO这个平台,走出了马化腾、求伯君、丁磊、雷军(微博)等互联网大佬,也走出了高春辉、华军、张伽、戴志康(微博)等独领风骚的个人站长,同时还有一大批技术牛人,比如曾经写出“中国龙”1.0、联合创办了联众游戏的简晶。

  大浪淘沙,CFIDO不再。那些当初混CFIDO的人们,变成了三个群体:一部分成为互联网大佬,为人熟知;一部分已不知所踪;还有一部分,随着互联网的起落,命运亦起起落落。

  第一部分的马化腾、丁磊已为人熟知;而那些不知所踪者或转行,或进入公司打工,“泯然众人”。本次专题,我们选了两位随互联网“起起落落”的代表。

  一位是华军,坚持做软件下载十余年,很多个人站长卖掉公司,或者再创业,或者去别的公司打工,唯有华军坚持做站长,至今不变。

  一位是简晶。1992年,年仅23岁的他在云南推出“中国龙”1.0版,后与鲍岳桥(微博)等一起创办了联众游戏,2004年离开联众再次创业,后因对互联网极度失望不再创业,转作天使投资人,如今因为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再次创业。

  简晶 第一代程序员重头再来

  他是中国互联网最早、最牛的程序员之一,对互联网失望后不再创业,但移动互联网让他看到了新的机会。

  口述 | 简晶 文 | 郑江波

  在做拨号精灵之前,我没想过要再创业,只是单纯地喜欢iPhone。我感觉当时App的开发环境特别像我们以前在电脑上开发软件时的环境,于是就想做个东西玩一玩,随便找了一个我在iPhone上感觉不舒服的切入点——通讯录,因为我觉得iPhone的联系人管理用着太麻烦了。

  去年4月份,我就动手开发了拨号精灵的第一个版本,自己用了用,觉得还可以,后来给身边的朋友用,他们也觉得不错,于是我就把它放到了App Store上,没想到确实挺受欢迎,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第一天就就有600多个下载。我意识到,这个市场需要这样一个软件。

  但我还是不觉得要再去重新创业,我只是想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远离工作已经有几年了,再让我过朝九晚五的生活,能不能干得了我心里都没底。但当真正开始做事情的时候我才发现,内心对做事情的渴望远比过那种过自由自在生活的渴望更强。

  拨号精灵是我接触移动互联网以后的第一次尝试,现在把它当作创业项目在做,整个过程可以说是无心插柳。

  移动互联网找回激情

  离开联众之后的几年,我不太想去做具体的事。做过些天使投资,那时候的天使投资不像现在那么疯狂,现在好像已经成为了一个新兴的行业。我那时候做天使投资,因为没有经验,也没有投太多,只是在找一些自己觉得不错的非互联网行业在投。因为我不看好互联网这个行业,可以说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越来越不看好这个行业。

  因为那个时候互联网属于巨头垄断的行业,不是创业者的天堂,根本就没有规范化的生态圈、生态链。即便再有想法,巨头随随便便就可以把你吃掉。没有资源,没有足够大的平台把事情推起来,做任何事情都是白做。在2005年到2010年这五年间,中国的整个互联网环境特别不适合创业。小团队、小公司要做事情难度很大,投资环境也不健全,很多规范没有形成,问题太多了。

  我在这期间做过社区、电商、图片分享,在做拨号精灵之前的最后一次创业是做图片分享网站逗秀网,那是在2009、2009年左右,但是太难了,中国的互联网创业环境太难了。直到移动互联网兴起,我才看到一线曙光。垄断的市场变好了,变革性的东西产生了,我突然发现,连微软(微博)倒掉的可能性都出现了,更不要说寄生在微软之上的软件公司,皮将不存,毛将焉附?当巨头失去了垄断的土壤,真正的创业机会也就来了。

  到了去年六七月份,用户数上了一个数量级,不再是几万,我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而且这种感觉从未有过。我以前创业是刻意去创业,包括做联众的时候也是真的想去做一家公司,抱着一定要把事情做成的心态。但是这次我没有这种压力,而是随着用户往上涨,心态随之调整。我做得越来越认真,慢慢就觉得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想要做好已经不太容易了。我可以继续凭兴趣去做,但是这样是对用户不负责任,于是我产生了认真地做这件事的想法。

  我做一件事情需要一个理由。一旦要做,那就认真做,不能有游戏的心态,不能随便做着玩。最终让我做创业决定的是用户。一开始是有人喜欢,到后来用户量越来越多。我得对用户负责吧?用户提的建议我得改一改吧?他们提的一些要求我得加进去吧?做着做着我就觉得这个东西不再是为自己而做,是为别人而做的。

  去年7月,创新工场的合伙人朗春晖通过微博找到了我。实际上微博我也是开着玩的,从没有想过弄一个大号微博。在做拨号精灵之前我对业界丝毫不关心,我的微博账号是在去年才注册的。郎春晖(微博)找我是因为她也下载了拨号精灵,用了以后觉得跟她的想法比较接近。我们第一次见面在中关村(6.43,0.09,1.42%)的车库咖啡,她觉得这是一件可以做大的事情。经过两三次的商谈,我决定进入创新工场。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1 [1] [2] [3] [4] [5]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关于我们 会员服务 加盟代理 诚聘英才 常见问题 留言反馈 投资人服务  联系我们 广告价目表 旧版栏目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