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风险投资研究 > 寻找互联网老兵:看看当初那些混CFIDO的人们

寻找互联网老兵:看看当初那些混CFIDO的人们-2

2012年08月15日 02:35    来源:新浪财经    王晋添

  其实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的确是从做拨号精灵中找到了另外一种感觉。我发现在内心深处我还是一个技术员,虽然离开联众后也玩过几年,离开技术已经有十年左右了,但是当我再次接触技术的一瞬间,所有东西都回来了,好像我从来没有离开过,那些东西可能是被我刻意掩盖的。我最终决定跟随内心的指引,选择继续回到过去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去做一个旅行家,天天过着“另类”的日子。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创业的激情,而是做事情的激情。因为我觉得创业可能需要更为高远的目标,有坚定的决心非要做成一件事,而像我这个年纪,已经没有这种心气。我现在所拥有的,是我从年轻时代就烙印在骨子里的东西,就是去做一件我愿意去做的事情。能不能做可能是次要的,就算不成,我也很高兴。所以我当初就觉得,我要投入到这件事情当中,认认真真地、负责任地做一做。

  联众的教训

  1996、1997年,我们创业做联众的时候,中国互联网还属于一片荒芜。那时候做什么都是大量的机会,甚至搞几个域名,今天都有可能发了横财。但我们那时候更加茫然无助,没人能告诉我们一条路的前方是坦途还是陷阱。但是我们相信自己能做,那就做。这是对创业来说很重要的一种精神状态。

  这种荒芜现状的一个弊端就是没有参照。比如说我们被收购,公司到底应该卖多少钱,我们应该持有多少股份,这些我们都不了解。我们都是纯搞技术的,没有什么商业头脑,我们创业的时候很朴素的心态就是把事情做好,我们很幸运地也把事情做好了,但是由于商业上经验的欠缺,我们损失了很多个人的利益,而且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在联众的发言权,以至于最后我们只能离开公司。我认为这是联众没有跟同时期的网易、新浪等其他公司一样做得那么大的主要原因。(注:1999年,联众被中公网以1000万人民币收购79%股份,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个创始人均分21%的股份)

  联众的市场份额最后被腾讯挤占了。其实我本来是有一个措施的,但我这个措施不是应对腾讯的,是为了应对联众未来的发展,因为联众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最早的产品形态上面,它一定要跨越。我当时就想,现在联众已经做了5年了,后面的5年,如果不跨越的话,突然出现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东西,人家还比你有资源,怎么办?结果腾讯这样的公司果然出现了,如果你不去提前想,不去未雨绸缪,到时候再做准备就来不及了。

  事情是人做的,一旦人的力量产生不了的时候,事情很自然地就失去了价值。我一直觉得网易的丁磊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网易上市,他个人竟然持有50%以上的股份,这是很难做到的。在初期对价值的判断使得他以后把事情越做越好,因为他的决定是不会被否决的。不像我们,一旦把股份让出去,不管你是不是人才,公司的未来都不由你决定了。一厢情愿地想把事情做好,最后别人觉得没有必要、不用这样,你成了局外人。

  一件事情是因你而起,因为有你而有价值。如果因为一些错误的判断,或者错误地引入一些资源,而导致了公司方向产生偏离,甚至彻底地消失,这是对你之前构思的未来的一个否定。

  联众的这次创业经历告诉我,作为创业者一定要坚持自己,在认清自己能力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理想。不能轻易被别人或者外部原因所左右或者摇摆,因为创业的过程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这时候就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坚持下去。这个事情对我的积极影响可能就是怎么在创业初期做好一个正确的价值判断。

  和时间赛跑

  屁股决定脑袋,人在哪里你就是什么人。创业的人就需要有归零的心态,可以带进来你的经验和能力,不能把过去的意识也带进来。况且我就算再厉害也是原来厉害,不代表现在厉害。所以我跟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在一起,不能说我原来有多厉害,今天就没压力了,我压力反而更大。我可能因为有一些更好的经验,能够知道怎么样做得更好,但是我的精力和身体真的比不过他们了,有一段时间我都感觉自己是在拼命。

  因为编程真是一个体力活,到了我这把年纪,精神上、体力上比不了从前了。现在对我来说,加班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回到家最少也要工作到11、12点。其实真正的困难不仅仅是编程的过程,编程的过程就是一旦想明白了就编完了,最痛苦的是想明白这个过程,其次是编完了以后的检验过程。比如我花三天构思明白,编程我可能半个钟头就编完了,但是编完我还要再花一到两天来检验,验证我编的东西跟我想的是不是一回事儿。

  整个过程可能要花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普通的编程人员只需要经历那半个小时的编程时间,不需要经历构思和验证那两步。看起来我好像很轻松,告诉别人需要这样、需要那样,但是在这背后,我可能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在构思和验证。拨号精灵的整个产品,所有的功能、每一个环节我都需要这样去做一遍。

  你觉得一个人熬得住吗?但是我就必须得这样熬。年轻的时候我是可以熬的,现在可能很多年轻人也是在这样熬。如果他们不熬,我还没压力,但是他们一旦开始熬而我又熬不过他们的时候,我怎么办呢?所以说这个世界永远是年轻人的世界。从做拨号精灵到现在,这一年来我瘦了10公斤,尤其是从今年开始这半年,熬的比较多一点。现在拨号精灵在iOS上已经发展到400万左右用户了,而且这段时间正好是我们新版的一个比较关键的时刻。白天有一些杂事也要去处理,真正能静下心来去写代码,只有晚上在家里,甚至是九十点钟以后,才可以认认真真地完全投入。

  我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年纪大了会健忘,发现某个小问题,必须马上把它改掉,要不然到第二天想不起来,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以后一个致命的bug。晚上编程一开始做,基本上两三个钟头就做完了。试一试,有可能突然发现一个小问题,不改不行。所以我经常发生的情况就是,发现了一个小问题,马上又开始做,又过了两三个钟头,然后紧接着又是一个小问题,一看表已经是凌晨五点了。年轻的时候,过几年这样的日子都觉得还能挺住,但是年纪大了以后,这样搞几次我就受不了了。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2 [1] [2] [3] [4] [5]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关于我们 会员服务 加盟代理 诚聘英才 常见问题 留言反馈 投资人服务  联系我们 广告价目表 旧版栏目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