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企业视窗 > 晋商的风与雨

晋商的风与雨-4

2012年08月06日 11:20    来源:中国风险投资网    王晋添

  大德通票号也如日中天,在光绪十四年时每股分红850两,到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时每股分红达到17000两。

  晋商靠官吃官,但最后败也败在官身上。一方面山西票号代政府朝廷管理财政,这对他们的业务发展大有作用,另一方面由于政府不讲信誉或官员勒索苛扣,晋商也吃了大亏。1908年当年各地解到北京的京饷大概是8000万两左右,其中有1500万两是由晋商垫付的,后来这笔钱很多是有去无还,晋商资金链遇到大困难,这是晋商最后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历史资料

  [一掷千金,终于夺回矿权]

  晋商在最终败落前做的一件大事是保矿。

  1898年,清政府以极低廉的价格将山西煤矿、铁矿的开采权出让给英国人,清政府认为“货恶弃于地,不必藏于己”。消息传出全省哗然,商民各界开始了长达数年的争矿权、路权的斗争。1905年,英国商人开始在山西勘探、采样,并要求山西巡抚查禁山西人自己开办的民矿,矛盾激化。此时渠本翘刚刚卸任山西大学堂监督的职位,时局的变化使他再次从深宅大院中走出来,为山西人、中国人的利益奔走争斗。

  1906年早春,渠本翘离开了祁县南关的家,坐上马车前往太原,那一年他40岁。渠出生在一个商业世家,200年前他的祖先就开始与俄国人做茶叶生意,他的父亲渠源桢是山西票行业有影响的人。渠本翘曾中过进士,后来作为外交官出使日本,回国后又加入到家庭生意当中。当山西人争矿权、路权的运动开始后,他以商人身份加入并很快成为实际领导者。他既不鼓动农民私自开矿,也不率领学生上街游行,而是联合票号商人,通过谈判从英国商人手中赎回矿权、路权,然后再组成一个有限责任公司,用现代机械化开采山西的矿产,他甚至为这个新公司想好了一个颇具含意的名字:“保晋公司”。

  1907年2月,山西各界代表到清政府外务部去交涉,要求收回矿务,清政府外务部和山西巡抚恩寿也表示支持,到1908年1月20号,双方就签定了第一批合同。渠本翘知道,一个月内山西巡抚根本拿不出100多万两银子交给英国人,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几年辛苦得来的新合同就是一张废纸,英国人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做出了让步。渠大力呼号,晋商纷纷解囊,不到1个月的时间调集了100多万两的赎矿银,且踊跃认购保晋公司的股票。

  1908年2月25日,山西商人按时交付了170万白银的赎矿款,其中蔚泰厚、百川道、日升昌、大德通、三晋源、世义信等票号均各斥资3000两。《大公报》登出了这样的消息:“闻晋有名票庄均认先行挪借,以免失信于人,而保晋省名誉,晋人团体如此团结,将来发达岂可限量?”


  [无可奈何,去了]

  如果晋商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很可能伴随着痛苦和磨难而溶入近代社会,依然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群。但是,故事没有沿着“如果”走下去。

  晋商之败先在茶叶。长期以来,中国从恰克图输往俄国的商品中,茶叶是大宗,且为晋商垄断。1837年到1839年中国输往俄国的茶叶达807万俄磅,价值800万卢布。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俄逼迫中国签署不平等的《中俄天津条约》和《中俄北京条约》,不费一兵一卒就打开了通往内蒙古的道路,取得沿海7口通商权。其后又享有免除茶叶半税的特权,他们将茶叶从汉口沿江运至上海,再沿海运至天津,再走陆路经洽克图运往欧洲。于是俄商大为发达,贩茶从1865年的164万磅猛增到1867年的866万磅。而晋商由于受限于清政府,不能采取水路运输之便,且要付数倍于俄商的厘金税收,几经挣扎,终于败落。

  晋商投资矿业亦多挫折。最骄傲的保晋公司可为例。保晋公司议定集股银800万两,实际集股193万两,原由渠本翘出面向各山西票号筹借赎矿银,以山西地亩捐作抵押,但1911年山西当局却截留了全部地亩捐,渠为归还赎矿银,只得将保晋公司吸收的股本银挪还票号,保晋公司从开办之日便资金奇缺,渠亦被迫辞去总经理之职。直到1916年,几经交涉,保晋公司才要回现金60万元,山西当局发给保晋公司一张“见义勇为”的奖状,一笔勾销了其余欠款。

  晋商票号的日子也不好过。光绪末年,清政府制定了一个《大清银行条例》,此前200多年,从帐局到票号到钱庄从不受法律的约束,完全处于无政府状态。《条例》第十二条明确将票号划入了银行的经营范畴,要求对票号验资注册。这对山西票号业的影响非常大,因为山西票号资金非常少,比如当时英资汇丰银行的注册资本金高达1亿美金,当时的大清银行,也就是原来的户部银行,注册白银也有500万两左右,而山西票号一般只有几十万两白银。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梁小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进行验资,首先达不到所要求的资本,可能不会让它营业,其次如果验资的情况传出去会有损声誉。清政府这样做有不妥之处,过去中国的金融是以山西为中心的,中国金融靠的不是雄厚的准备金,靠的是长期积累的信誉,向现代银行制度转化要有一个过程,如果做得太快就把山西票号毁了。

  毁就毁了吧。当时清政府和各路军阀头痛的事多着呢,怎顾得上统筹兼顾、循序渐进、以人为本、和谐发展呢?晋商票号虽也蹦达了几下,终于没能升华为现代银行,无可奈何,去了。


  [尾声:宝马或者悍马]

  回到今日,当下带“马”的车总是遭人撇嘴,尽管撇嘴并不意味着不羡慕。比如宝马轿车,它代表着权贵以及由此带来的张狂。近来又有悍马,美国军车血统,150万元1辆,山西煤老板一次性团购20辆,惹出一阵喧哗。这悍马又透出什么味道?——暴富。

  如今山西煤老板凭什么一夜暴富?先前他们也勤劳勇敢来着,但只能维持着运作,一付小作坊的架势。2002年的某一天,煤老板突然发现几个捧着钞票端着笑脸的人堵在门口,急急地要煤。后来,这样的人越来越多,煤价当然就涨起来了。再后来,大家把煤款提前压在煤老板手上,一压就是几十万,此时,票子滚滚而来,煤老板想不暴富都不行,想不买悍马都遭撇。如果地质条件好,每吨煤的成本不到80元,再刨去增值税、地税和个人所得税,平均下来每吨煤的毛利润有150元,钱哗哗地来。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4 [1] [2] [3] [4] [5]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关于我们 会员服务 加盟代理 诚聘英才 常见问题 留言反馈 投资人服务  联系我们 广告价目表 旧版栏目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