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会员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创业指南 > 沈南鹏:估值下降是好事 创业家们以前的期望太高

沈南鹏:估值下降是好事 创业家们以前的期望太高

2015年10月20日 05:06    来源:中国风险投资网    管理员05

  现年47岁的沈南鹏是中国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福布斯》(Forbes)估计他个人财富有10亿美元,他也是硅谷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中国业务的负责人。中国国内普遍认为,他在一家西方公司身居高位,也象征着中国地位的上升。

     实际上一些人相信,红杉资本中国基金(Sequoia Capital China)创造的收益早晚超过其母公司。但就在今年7月初我们见面的那一天,跌宕起伏的中国股市大幅下跌(仅在当天就暴跌了8%)。尽管沈南鹏旗下中国基金所管理的资金“仅”有60亿美元,但据中国国家电视台最近的估计,沈南鹏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总市值超过4000亿美元。股市下跌意味着该数字会大幅缩水。

     沈南鹏对此很淡定,他有着像机器一样冷静计算的名声。尽管他坦承自己随身带着3部智能手机——他说这是为了紧盯各个服务提供商——但实际上他很少去看这些手机屏幕。

     他说:“现在还没有稳定下来,我们需要等待几周。目前的形势并不是市场驱动的。千万家公司需要资金,上市的只有5%。如果估值下降,那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创业家们以前的期望太高了。”

     十年前,在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上看不到多少中国互联网企业家的名字,如今却冒出了一大批,比如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马云,先是做游戏网站、后来发展为社交媒体巨擘的腾讯(Tencent)的创始人马化腾,“中国内地的谷歌(Google)”搜索引擎公司百度(Baidu)的李彦宏,还有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的雷军。

     尽管沈南鹏主要以投资闻名,但他也是一名互联网创业家,他是做得非常成功的中国旅游网站携程网(Ctrip)的创始人之一。

     在简直比硅谷还要复杂、集中度更高而且日新月异的中国科技业,前十大App中的每一款App都得到了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三大互联网公司中至少一家的参股。

     此外,马云和马化腾(两人并无亲戚关系)都有庞大的家族理财室(family office),这些理财室与投资公司——如红杉资本及其主要竞争对手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和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时而合作,时而竞争。因此,除了各方彼此之间的直接竞争以外,还有通过各自注资的公司展开的代理竞争。

     大约有5家中国民营科技公司的价值超过100亿美元,还有多家公司的价值超过10亿美元。沈南鹏在这些公司大多都有投资。作为一名风险投资者,他对一家公司的投资通常从最早期开始,在这个阶段,技术尚未经过实践证明,创始人落实自己的构想的能力依然不确定。

     一位对沈南鹏很是钦佩的科技业投资者比喻说:“沈南鹏会在(中国篮球巨星)姚明5岁的时候对他进行投资,而我即便在姚明20岁的时候也没有勇气对他进行投资。”

     沈南鹏解释称:“如果你是一名风险投资者,你就必须彻底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当你做私募的时候,你有那么多参考点,公司基本上是静态的。如果在全球进行并购投资,你只需提高运营效率,投入大量借来的资金,然后就能赚钱。在中国,风投不可能这么做。这里的形势更加变化多端。你要给规模小、行动快的公司资金,这样它们就能成功地与更大型却行动迟缓的公司竞争。”

     沈南鹏是大疆公司的第一位外部投资者。他告诉我,大疆已经在赚钱了(他估计今年能有2亿美元利润),估值达到100亿美元。大疆在全球消费者无人机市场占据70%的份额,其产品正变得无处不在:今年1月坠毁在白宫草坪上的无人机就是大疆制造的。

     我们订了连锁餐厅Spaghetti House的午餐,预备在会议室用餐。会议室外面摆放着精灵(Phantom)、如影(Ronin)等最新款大疆无人机模型,一些来自国内外的访客正在参观。会议室内没有多余家具和装饰,一堵白墙上挂着一幅装裱好的字:“大志无疆”。

     沈南鹏把三部手机依次摆在桌子上,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它们不时随着股价暴跌的节奏而响起。他告诉我,他使用微信(WeChat,腾讯的通信APP)的时间远多于电子邮件。他说:“西方公司在许多方面都没有正确理解中国。当你注册一款西方APP时,它们总是要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但在中国,手机号才是你的身份。”

     沈南鹏的成功与他理解并适应国内这种环境不无关系。他最近投资了领英(LinkedIn)和Airbnb,并计划将两家公司引入中国。去年他为领英中国(LinkedIn China)聘请了一位首席执行官——他是该公司董事——并计划推出本土化产品,比如赤兔(Red Rabbit),这款社交APP针对中低端人群,而不是富裕、讲英语的专业人士,后者往往使用领英中国。

     一般来说,沈南鹏不喜欢在公司发展到后期才参与进来。他说:“我感觉没有深度介入。当我早期进入时,更多的是一种冒险。我感觉更像又成了一位创业家。当然,你会赚更多的钱,但主要是你与公司紧密联系。你对自己说,‘嘿!在这家公司只有15个人挤在上海那间简陋的办公室里的时候,我就发现它了’,你和它们一起成长,它们和你一起成长。”——就是那么一瞬间,一个冷静客观的投资者的形象荡然无存。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