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会员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风险投资研究 > 风险投资:国内和国外的差异

风险投资:国内和国外的差异

2011年01月10日 07:24
   几天前,“海派创业投融资交流对接大会”落下帷幕,70多家中外风险投资与数百个创业者进行了对接。然而,创业者的激情和执着却没打动风险投资,一番斗智斗勇之后,真正被风险投资看中的项目寥寥无几。  

  风险投资,从名字就能看出来,这个群体注定与风险相伴。不论是刚刚起步的中小高科技企业,还是未经市场检验的高科技产品,甚至既缺钱又缺人、连产品都没有的构想创意,都是风险投资天天接触的对象。然而,高风险往往意味着高回报。这个群体用独到的眼光、敏锐的嗅觉以及一整套风险平衡术,找到未来的黑马,砸下数百万资金,并在企业上市或并购之后,怀揣数倍于投资额的回报悄然退出。

  “风投任务是泼冷水”

  昔日,IT企业向来是海外上市的主力军。如今,随着新东方教育、如家酒店等传统行业成功赴海外上市,不仅在海外掀起了中国概念股的旋风,更在国内创业者心中树立了榜样。投身创业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风险投资合伙人、项目分析员的邮箱里,每天都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创业计划书,只有30%能获得见面机会。

  收到风险投资的约见,创业者已经成功迈出了第一步。接下来,他们要经历一场更具挑战的脑力激荡,能否拿到渴求的资金,全靠见面的发挥。今日资本总裁徐新的标准是:请在五分钟之内说服我给你投资。而IDG公司毛丞宇的条件也类似:在十分钟之内,我会决定要不要把你否定掉。

  没什么比这样的会面更刺激的了。每个创业者都绞尽脑汁,反复琢磨着如何用最火热的激情,最具煽动性和感染力措辞,最大限度地展示项目的光明前景,尽可能地掩盖项目存在的不足,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动那些手握数亿元资金的大佬。而就当创业者滔滔不绝的时候,风险投资的分析员丝毫不敢懈怠,他们的大脑在高速运转,越过创业者夸张的描述,冷静地分析项目。

  就这样,在风险投资公司的会客室里,一天会有数场智力、体力、魅力的拼杀。对于天天看项目、听介绍的风投来说,靠激情和吹嘘是打动不了他们的。比如,创业者常常会大言不惭地说:“我们这个团队是行业里最顶尖的”,听到这些肉麻的吹捧,风险投资会笑笑:既然是行业里最顶尖的人才,为什么从没听说过?至于创业者“我们的项目几乎没有风险”之类拍胸脯的保证,风险投资更是嗤之以鼻:地球上还找不到没有风险的创业项目呢。IDG公司毛丞宇总结说:“创业者都说自己的项目好,就像天底下的父母都说自己的小孩聪明,但能考进北大清华的就那么点人。”

  “创业者是从创业的眼光来陈述,风险投资是从投资的角度分析,关心的是投资回报,将来如何变现退出。风投站得比他们高,看的项目多,可以横向比较,从多个角度考虑项目的前景。通常风投不会对单一的项目特别激动”,戈壁合伙人有限公司徐晨说。具体说来,风险投资总会对一些关键问题刨根问底。首先就是市场占有率,你在市场、行业内处于什么地位。如果无法挤入行业前五名,创业者别想拿到一个子儿;其次是赢利模式,靠什么赚钱。这可是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如果无法清晰地说出来,基本难逃被毙的命运;最后,就是团队的情况。

  “风险投资与创业者的关系,有时候像拧毛巾的两只手一样。创业者的任务就是说创新、示激情,而我们的任务就是不停地给他泼冷水,最后大家一起来拧,看是不是能够真正把这条毛巾挤到最后,如果拧干,说明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项目,你可能就会把我说服,那么我们可能就会有一个很好的合作;否则,只能拜拜。”金沙江风险投资董事总经理丁健如是说。

  风投的“保险筛子”

  如果按照风险投资的标准,团队、行业、市场、技术产品、成长性,这种种要素,都必须兼顾。然而,毋庸置疑的是,地球上根本找不到如此完美的创业项目。否则也就不需要“风险投资”这一行业存在了。因此,几乎每个项目都在其中某些方面存在欠缺。有的项目只有技术,不知道能否顺利变为产品;有的拿出了产品,却不知道有没有市场需求;还有人有了想法,却找不到团队……每次遇到这种问题,风险投资都不得不静下心来,理性分析。

  风险投资从诞生时起,就与风险相伴,他们有一套降低风险的手段。简单说,几乎每个风险投资都专注在某些领域、创业的某个阶段。这样一来,他们对行业非常熟悉,对各种项目见得多了,已经“有感觉了”。看到项目,就能很快比较出项目的优劣。

  每当创业者找上门,风险投资首先从宏观来判断。创业者所处的这个行业如何,如果是极具发展潜力的行业,而且创业者又能跻身行业前列,风险投资就会加倍关注。比如,徐新看好的是与中等收入阶层有关的行业。随着收入的增加,人们会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老婆懒得煮饭,家里就要买速冻汤圆,于是速冻食品行业就发展起来了。不想挤公交,就去买辆车,汽车及汽车周边行业就迎来了黄金时代……随着中等收入阶层的崛起,为他们服务的行业充满商机。消费、零售、医药、教育、旅游、互联网,都是投资的热门领域。从今年到美国上市的企业来看,新东方教育、迈瑞医疗设备、如家快捷酒店,都与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丝丝入扣。可见,风险投资的分析丝毫不差。

  把握了大方向,成功率就提高了。如果对某个项目感兴趣,风险投资会进行数月的尽职调查,然后十几个合伙人、分析员坐在一起开会,如果分歧严重,肯定不会投资,而是继续观察一段时间。上海地铁一、二、三号线的站台显示屏,都是DMG(数码传媒集团)掌控。DMG正是戈壁合伙人有限公司投的项目。徐晨告诉记者,2003年创业者找到戈壁时,只是一家推广无线广播方案的技术公司。显然,如果只是向各地的地铁、广告公司推广技术,只是一次性的买卖,而且很难有延续性。徐晨自己都觉得,没法说服自己投钱。一年之后,创业者自己也意识到这一问题,主动引入新团队,变成媒体+技术的公司。他们利用自己的技术,抢占全国各地的地铁广告资源。马上被戈壁看中,资金也很快到位。

  在投资之后,风险投资的职责还远未结束,他们会参与董事会,利用自己在财务、市场、营销方面都有资源积累,指导创业者避开弯路,或者提供实实在在的支持,进一步提升成功率。从行业判断、严格调查、帮扶指导,“三重保险”已经扫去了大量风险。IDG合伙人章苏阳直言:如果按照我们的标准来操作,风险并不大。

  “投人而非投项目”

  在风险投资行业,一流的风投无不身怀识人之术。这是因为,在风险投资考察的因素中,创业者的个人品质,可谓是重中之重。在风险投资界,“投人而不是投项目”已经成为大家遵守的“常识”。软银亚洲合伙人阎焱通常花40%的时间来考察项目的可行性,除了分析商业模式、财务问题等硬指标,他把更多的时间则用来考察该公司的团队,特别是公司的主要领导人。今日资本徐新说:“之所以第一重要的是企业家,是因为有了好的企业家才能有好的团队,有了好的团队才能有好的企业。我们把大笔资金交给他,投资的风险很高,这个人必须要选对。”可见,创业者的素质直接决定了大笔投资的成败。

  风险投资必须在几次接触中,迅速评判创业者。此前曾盛传风险投资会有意请创业者吃饭,或者找个地方娱乐一下,在不同场合、不同情景下观察创业者。据记者了解,实际程序远没有那么离奇。事实上,创业者开始介绍自己和项目时,风险投资就在观察。戈壁创投的徐晨深有体会,创业者的表达程度、说服你的程度、他们互相间的看法,都可以反映出他们是怎样的人。比如,外向、大度、宽容、控制力很强?

  在进行面谈和演说时,创业者可以包装自己。然而,随着谈判内容的深入,当涉及到股权比例和未来发展,这些与利益攸关的问题往往会让创业者本性毕露。比如,为了公司长期发展的目标,创业者能否牺牲个人利益?领导人究竟是考虑自己,还是为整个团队、整个公司谋利?团队间的股份、利益如何分配……这些问题布满了地雷,既可以塑造出一个魅力领袖,也可能让团队的矛盾总爆发。

  去年年底,徐晨接触到一家高科技创业团队,技术很好,市场前景也不错。团队中的老大是技术出身,手握核心技术,拥有绝对数量的股份,而剩余的股份则被另一家早期天使投资者占据。团队中其他人都没有股份,老大口头对他们说,会给一些股份。项目谈判非常顺利,几乎已经走通了几个月的调查过程,到了签字放款的时候。这时,风险投资发现公司老大身兼数职,公司的重要岗位都由他来兼任。于是,风投建议他适当调整,让团队其他人参与管理。谁料,老大一口拒绝,而且毫无商量余地。于是,徐晨和同事谨慎地放弃了项目。后来,另一家风险投资看中该项目,也投了钱,但几个月后就传出该团队二、三把手离开公司的消息。

  徐新也有一套选人的独门秘籍。第一,看创业者有没有“生意的直觉”。徐新最早投资给网易的丁磊时,他第一个进入短信业务,第一个开发网络游戏。别人看不到的商机他能看到,别人放弃了他能坚持,别人都跟进时他能退出。第二,团队做出了哪些业绩,经历过哪些重大决策。第三,带队伍的能力,创业者有没有个人魅力,会不会管人。手下有10个人时,领导人还能管,当公司规模到了100人,就管不下去,而且领导人反倒成了瓶颈。考察这一点,徐新会听竞争对手的评价,还会观察他的副手。如果副手能力很强,而且跟随他很多年,就说明这个人的领导力不错。第四,激情不能少。激情是对事业的热爱,创业的过程总是很枯燥,很艰难,如果没有这股激情,很难坚持下去,也无法从几百万个创业者中脱颖而出。第五,创业者的品格应该是公开、透明、诚实可靠,这么多钱交给他管,这一点能不考虑吗?

  本土风投“自有一套”

  按照美国行规,风险投资遵循“成一败九”的法则。即投资十个项目,只要有一个成功就足以赚回十个项目的成本。随着行业的发展,更多的海外风投认为“成七败三”才有利润。然而,一些本土风险投资竟然能做到90%的成功率,足以令外国同行震惊。

  “海外风投携数亿资金到中国来,他们只有投资压力,没有融资压力,以至于他们会为投不出钱而着急。其实,这只是风险投资的一面。对本土风险投资来说,我们是立体的。我们的资金非常宝贵,我们能做的就是搭建平台,吸引最好的投资人团队,找到最好的项目,然后筹集资金投给它。”汇乐集团董事长黄浩如是说。

  “外国的风险投资财大气粗,如果他们有100亿元的资金,花1000万投一个项目,失败了也无所谓。但对我们来说,辛辛苦苦做8个项目,只要有1个失败,就被拖垮了,所以我们太慎重了,亏不起”,汇乐主管项目审查的副总经理陈锋林对记者说。于是,海外风险投资往往先看创业点子怎么样、能否做大、发展如何,然后再考虑风险。而本土风投,则先看风险多大,再来看项目盈利前景。位置不同,评估的结果就不同。

  同样的项目,放在国外和放在国内,可能有巨大差异。这是因为还存在不少中国特色的风险。陈锋林说,比如盗版问题。至于垃圾发电项目,技术已经成熟。国内和国外的区别在于,国外的垃圾分类严格,收集和处理的成本低。国内的垃圾没有分类,而且含水量、含渣量大。如果在国内上马这个项目,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社会习惯、社会环境问题,这是一个企业无法在短期内改变的。

  也正因为本土风险投资详细分析政策法规,熟悉国内的环境、习惯,把项目可能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列出来,在全部解决之前决不投资。90%-95%的成功率就是这样做出来的。

  风险与回报永远是相伴而行的,在本土风险投资者的努力下,高风险高回报的创业项目逐渐变成了高投入、高预期、中低风险的项目。在一次次将风险化解于无形的过程中,创业者的事业得以起步,风险投资这个新兴行当也日渐兴旺了。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