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风险投资知识 > 不深化改革中国制造很危险

不深化改革中国制造很危险

2016年12月29日 08:38    110

  这两天,曹德旺谈中美制造业成本差异的视频,在微信圈里广为流传,各种刷屏,点击率直升至全球"小电影"排行榜首位。

 

  曹德旺是福耀玻璃的老板,我喜欢他,因为他是中国慈善事业捐助最多的大善人。视频上说,他在美国投资十亿美元做玻璃,理由是,中国除了人便宜,什么都贵,中国的税是全球最高,在美国做玻璃能比中国多赚百分之十几。

 

  接下来,各种跟帖、评论就"锦上添花"地找证据、挖数据,论证曹老板说的对。说,我们有全球最高的"死亡税率",全球上涨最快的工资,全球最贵的土地成本,全球最贵的能源成本,全球最贵的融资成本,全球最贵的交易成本!中国就是这么神奇,一不小心就创造奇迹,这些全球之最,逼着曹老板去了美国。

 

  这个视频我反复看了好几遍,我觉得,曹老板说的最后几句才是重点。

 

  "救了你一年,明年怎么办?","拖一年,就严重一年","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中国的精英要出来解决这个问题。""有困难我们必须正确对待,为什么要悲观?"

 

  说说我的看法。

 

  第一,曹老板海外投资很正常,产业转移不是以哪国、哪届政府的意愿而动,曹老板也不是奔着川普去的。观察二十年,投资是十个亿,是市场行为。

 

  第二,曹老板是造玻璃的,不能代表中国的所有制造业,中国制造业现在还不会死。曹老板说了,中国有在美国招不到的年轻人,这是我们最宝贵的资源。

 

  最后,搞研究、搞媒体的,不能老是停留在问题层面发牢骚,像曹老板说的要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我认为,曹老板说的是改革,是供给侧改革!

 

  从改革角度看,这些成本差距就是体制改革滞后产生的成本楔子,钉在了一个个制造业企业身上。如果通过改革,把成本降下来,把楔子拔下来,制造业企业就能活下来,留下来,发展起来。这也是当前供给侧改革最应该做的事。

 

  税费高,说明"营改增"还不够,企业所得税要降低。

 

  我国的名义宏观税负全球最高基本做实了,但是考虑到各地方政府的税收优惠、税收返还等因素难以统计,实际宏观税负高低排名不能确定。

 

  制造业企业之所以感受不到温暖了,是因为各地政府都在"退二进三"战略指导下,移情别恋,税收优惠政策偏向了金融等现代服务业。

 

  从今年5月1日起,全面实施"营改增"。但是,实施效果不佳,企业并没有感觉到明显的税负下降,看来只是"营改增"还不够。企业所得税必须要减了。当初,为了吸引外资,能搞15%的所得税优惠;现在,为了拯救濒临危机的本土制造业,why not?川普要是做到了,我们还不降,曹老板们会更多。

 

  地价贵,说明土地配置有扭曲,产业用地制度要突破。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土地"招拍挂"制度,催生巨额土地资本化红利的同时,也推高了地价,挤压了制造业的利润空间。现在,我们的土地成本是美国的几倍、十几倍。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各地的工业区、开发区面临土地"二次"开发的需求,其实,我们不需要那么多土地来发展服务业。有些地方政府,为了追求第三产业比例,土地利用方向和容积率卡的很死,即使环保过关,也不给制造业企业供地,或者要跟金融机构一起"招拍挂",吊丝pk高富帅么?

 

  目前这种产业用地制度,要改革。实行土地弹性出让制度,工业土地使用期限不一定非要50年,可以搞10年,20年,这样企业的用地成本会下来一部分。现代制造业智能化水平提高了,可以在大楼里生产了,厂房车间变大楼,容积率不要卡的那么死。

 

  用能贵,说明国资垄断低效,能源专营要改。

 

  曹老板说,美国电价和燃气价比中国低,这个问题不用多说,症结还在国资垄断。我国的电力体制改革和石油、天燃气领域的改革也在深入推进,但关键问题并没有破解。

 

  电改出了一批方案和文件,也建立了电力交易所,还是在原有的框框里打转转,老百姓(47.230, 0.46, 0.98%)和市场主体没有什么获得感。石油和天燃气领域,更是三桶油雄霸天下,油气专营体制不破,民间资本不进入,效率不能激发出来,价格就会居高不下。听说,石油天燃气体制改革方案,正在抓紧制定,将于近期出台,希望从勘探、加工到销售等各个环节都能有所突破。

 

  融资难,说明金融市场不完善,民营银行要加快。

 

  民营企业融资难、小微企业融资难,各种研究文献都堆成山了。民营银行的设立和发展还是步履维艰,多建几个网点自己算了都不算。互联网金融出了点问题,就以部门通知、红头文件方式喊停,一群最懂市场经济的监管精英竟然简单粗暴地动用了行政手段。

 

  面对私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融资业务,不能再让国有银行来搞,步子要大一些,资源在国有银行与国有企业之间无效空转,不如引到民资领域让民营企业家折腾折腾。

 

  不透明,说明隐形壁垒很普遍,市场准入要改革。

 

  曹老板说,除了以上成本,还有政策成本,也就是跟政府打交道的成本。这届政府一上台,就从政府自身改革着手,要求下好政府职能转型先手棋。取消各种审批,下放权力,效果还是有的,市场主体也享受到了很多便利,但还不够。

 

  对民营企业来说,落到纸上的政策文件,比如非公36条、新36条,都很好,但是,卡在了更进一层次的操作层面。民营企业家各种陪标、陪会、陪笑,搞的人家原地打转,不给糖吃。一些PPP项目,在谈判过程中,地方政府诚信缺失,不兑现承诺,最后成了各种国资一起搞,变了味。

 

  所以,市场准入的体制机制要改,实行各类市场主体平等进入、公平竞争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这方面,国家已出台了政策,要在2018年全国实施,希望能有实质性动作,切实让市场准入门槛降低,市场准入领域拓宽,市场经济活力迸发。

 

  最后,我想说:曹德旺不是第一个发现这个公开秘密的人,但是曹老板在这个时刻提醒我们,如果不采取一定措施,深化改革的话,中国的制造业是很危险的。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