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风险投资知识 > 企业税负争议鼎沸

企业税负争议鼎沸

2016年12月29日 08:29    110

  福耀玻璃集团赴美投资10亿美元,建汽车玻璃生产厂。其董事长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美国人工成本比中国高,但若考虑电力、运输、土地、税费等综合成本,再加上美国州政府提供的优惠条件,在美投资生产成本比中国要低,这番话迅速引爆舆论。

 

  2016年民间投资增速低迷,折射出民间投资回报率低、不赚钱的现实。加上今年人民币存在贬值压力,出现资金外流现象。而在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吸引投资回流美国的大旗,并声称将加大减税。

 

  曹德旺所说的,美国制造业成本更低,福耀玻璃赴美投资,是否预示着未来长期的趋势?

 

  后全球金融危机时期,全球资源加剧竞争。美国里根政府上世纪80年代的减税政策,引领了当时全球性的减税风潮。当前,特朗普大力减税的主张如果实现,也难免给其他国家带来压力。

 

  关于曹德旺的公众讨论中,中国制造业综合成本较高,核心点落在税费负担较重上。这很快引发各界热议,认同者不少,辩驳者也不少。

 

  有学者直言,中国企业税费负担(税费占利润比重)接近40%,可称为“死亡税率”。12月22日,国税总局专家发文更正,说“死亡税率”会引发公众对税负问题的误解,我国经济持续低迷背后原因很多,税负接近40%与经济下行并没有简单线性关系。

 

  有制造业企业主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前制造业比较困难,主要原因在于产能过剩,终端产品价格难以提高,企业利润受到很大挤压。但中国以流转税为主的税制,企业不管是否赚钱,都要交税,压力比较大。

 

  税费负担问题,近年往往成为舆论追逐焦点,无论是企业税费,还是个税、房地产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到2017年着力振兴实体经济,为企业降成本仍是重点推进工作之一,积极财政政策方面就包括降低企业税费负担。

 

  今年前11个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33亿元,同比增长3.1%,增速相较前几个月有所回升,但相比去年全年10%的增速仍然回落一大截。

 

  民间投资增速疲软,是中国经济内生动力不足的重要体现。国内国际需求不足,出口增长乏力,企业投资回报率低,自然会收缩战线,降低投资量。

 

  今年房地产市场火爆,部分热点城市房价大幅上涨,更加凸显实体经济的困窘。一些制造业企业主卖掉厂房、地皮,放弃实业,投身到房地产市场,来追求更加短平快的回报。

 

  一家钕铁硼行业企业主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制造业这块确实不怎么赚钱,有分析说企业利润率大致在10%,不少企业其实达不到这个水平,一些纳税不够规范的中小企业可能利润率能高一些。

 

  后全球金融危机时期,全球资源加剧竞争。美国里根政府上世纪80年代的减税政策,引领了当时全球性的减税风潮。当前,特朗普大力减税的主张如果实现,也难免给其他国家带来压力。

 

  曹德旺指出,中国企业成本比较高。具体而言,美国天然气每立方相当于0.7元人民币,中国卖2.2元/立方米,中国天然气价格还是政府给予了优惠;电价,美国折合人民币0.3元左右,中国0.6元多;高速公路,美国不收费,中国过路费一吨0.5元。

 

  曹德旺还表示,虽然在美国“蓝领工资价格是中国的8倍,白领工资价格是中国的2倍多”,但能源、电价便宜很多,还要加上综合税负的降低、美国州政府提供的优惠条件等,企业在美国反而能多赚百分之十几。

 

  企业成本中,曹德旺尤其提到税负负担,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高35%,而且是“全世界最高的”。美国企业所得税税率是35%,中国企业所得税税率是25%,但还有17%的增值税税率。

 

  曹德旺举例表示,“中国的增值税有多高?简单来说,一个卖6000块的手机,增值税大概要交1020块。”

 

  有税务专业人士表示,曹德旺作为企业家,在企业综合成本上的体会绝对是准确的,但在税务方面理解不够专业。

 

  中汇税务合伙人巴海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美国税负并不低。美国虽没有类似中国的增值税,但他们在零售环节有7%的零售税,该税不能抵扣;中国制造业增值税税率虽然是17%,但是可以抵扣进项。美国财产税体系完备,类似企业厂房、不动产等还需缴纳不动产税。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国没有增值税,在企业投资、生产环节不征税;美国只在终端消费环节,在零售价格基础上额外加7%或8%的零售税,该税不可抵扣,这是美国的流转税。

 

  张斌表示,类似美国只在零售环节征税的国家很少,这要求税务部门零售环节征税能力很强。世界上有100多个国家都是类似中国开征增值税,环环抵扣。美国生产环节没有征税,企业不存在垫付税款的问题,只在消费终端针对消费者征税,不会对企业资金造成压力;但中国的增值税,企业购进原材料等,进项环节要先交税,卖出产品后形成销项税款,才将税负转移至下一个环节。

 

  中国实体经济虽然困难,但一些新兴产业仍然享受较多优惠政策。

 

  有机器人公司企业主表示,企业实际税负只有3%,远没到“死亡税负”的40%。这是由于地方政府出于产业扶持的角度,给予较多税收优惠,比如5年内前两年免交企业所得税,后三年企业所得税减半征收等。若刨除掉政府扶持政策,由于行业利润增值额较多,税负(税费占利润比重)大致在10%-20%左右。

 

  张斌表示,中国经济正在转型升级过程中,传统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优势在不断丧失,但自动化、机器人等高附加值的产业活得很好。近几年,政府层面在不断减税降费用,名义税负虽然在下降,但企业盈利能力下降,经营困难,税负感在加重。

 

  虽有营改增等结构性减税举措的推进,但社会税痛感依然强烈。巴海鹰认为,税负不公平是很重要的因素。个税以及企业层面,都存在征税不公平的现象。而营改增的改革,需要时间释放减税效应,这使得短期内,某些企业感觉税负上升。

 

  张斌也表示,流转税主要在消费品流转环节征税,消费品消费占富人收入比重小,相应税负轻。我国流转税为主的税制,容易造成税负不均。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