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风险投资知识 > 5亿专利费未付指望国家立项续命

5亿专利费未付指望国家立项续命

2016年12月15日 09:43    110

  在今年8月引发舆论广泛争议的宽体高架电车项目“巴铁”,眼下正面临停摆窘境。

 

  近日,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铁科技”)位于秦皇岛北戴河区的测试车辆“巴铁1号”,被发现已经数月未动,车身积满了厚厚的灰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巴铁科技高层处获悉,投资人不愿追加投资,公司资金链断裂,在各地的项目均已停摆。

 

  “所有需要资金驱动的工作都已经停止了。”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公司从11月中下旬开始就处于一种半停工的非正常状态,“公司的人已经不齐了”。

 

  从对技术可行性的讨论,到对投资方涉嫌非法融资的质疑,巴铁从一进入公众视野就充满了争议。在这个过程中,巴铁发明人宋有洲与投资人白丹青,一直处于争论的风暴眼中。

 

  一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宋有洲与白丹青形成合作意向之后,宋有洲曾向白丹青提出了5亿元专利转让费的要求,双方就此达成协议,不过至今未能兑现。

 

  但宋有洲对此并不愿深究,他对澎湃新闻记者强调的还是,“只想把车造出来。”

 

  白丹青和巴铁扯上关系是在2015年11月,他答应为宋有洲的发明投资。并在1个月后的2015年12月24日,注册成立了巴铁的项目公司——巴铁科技。巴铁科技的注册资本为1亿元,其中,白丹青认缴9000万,朱红斌认缴1000万元。

 

  此前,宋有洲明确向澎湃新闻表示,已将巴铁涉及的多项专利以买断的方式转让给白丹青。

 

  12月7日,宋有洲在电话中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大约在2015年11月左右,他与白丹青签订了专利转让合同,约定白丹青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向宋有洲支付5亿元的专利转让费,到巴铁样车完成之时全部付完。但截至目前,白丹青一笔转让费都未支付。

 

  针对这一说法,澎湃新闻未能联系到白丹青置评。

 

  据说,正是这张转让协议,促使了秦皇岛的“巴铁1号”试验线在今年8月初匆匆上马,结果招来广泛质疑。

 

  宋有洲出身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被称作“民间发明家”,只有小学学历。其百度百科显示,他拥有近50项专利(有报道亦称,拥有120多项有效专利)。在巴铁之前,他最为得意的发明包括礼宾花——一种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喷射出精美彩纸的庆典用品,以及立体停车库、防盗抓捕网等。

 

  一位与宋有洲共过事的巴铁技术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他感觉,宋有洲带着一种急切地想把专利换钱的心态。此前宋有洲的确也是这样做的:他曾多次以寻找合作、转让专利、成立公司的路径,将自己的小发明变现。

 

  “宋开口就向白要5亿,白丹青怎么说也是个商人,怎么会那么轻易就答应呢,肯定得有东西出来好让他拿着去和政府或者别的投资人谈合作。所以宋有洲就硬着头皮找常州的今创,搞了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试验车出来。”上述技术人员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今创集团是常州一家以轨道交通车辆装备研发、生产为主,多元化经营的大型企业集团。主要产品有高速动车组、城市轨道交通车辆和普通列车内饰装备系列,车用电源控制、电气控制、照明、箱体、风挡、座椅、门机构系列,司机室操纵台,车载视频及旅客信息系统,站台屏蔽门等。

 

  “二人之间矛盾肯定是有的。”有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因为宋有洲一直没有拿到转让费,白丹青又觉得宋搞得那套东西糊弄人导致负面评价多。”

 

  尽管一年多来宋有洲没从白丹青处拿到一分钱转让费,但当记者追问是否追要过这笔款项、与白丹青是否发生过争执时,宋有洲却一再闪烁其词:“现在这个(追款)不是重点,我也没想过最坏的结果,只想先把车造出来。”

 

  巴铁科技的管理层、参与巴铁研发的相关技术人员,以及秦皇岛当地的政府都向记者证实了项目遇阻停工,但宋有洲却坚称,尽管缺钱是事实,项目进展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北戴河的试验线每周都会有人去,上周中车集团下面的生产厂才刚刚去考察过。”

 

  他还告诉记者,巴铁已经谈妥了新的投资,对方是北京一家能源行业的央企。并称除了秦皇岛以外,巴铁第二条测试线已在河南周口落地。但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当地政府对此说法进行核实。

 

  宋有洲口中坚持要造出来的“车”是指巴铁第一辆样车。自从秦皇岛的“巴铁1号”被指粗制滥造之后,巴铁科技方面便将“试运行”改称为“模型车测试”。宋有洲多次向记者强调:“之前秦皇岛的只是模型车,样车是与之后的量产车一样的。”

 

  但巴铁科技新闻发言人李楠向记者透露,由于资金没发到位,此前宣布的2017年年底前完成样车制作的计划在新的投资到位前也将无限期搁置。

 

  一位技术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再拿不出像样的样车,巴铁很难继续获得合作政府的信任,接下来的推进工作会更加艰难。“由于巴铁和融资方华赢凯来屡陷负面传闻,有地方政府借机提高合作的门槛,要求巴铁先拿到国家项目立项才肯继续合作。”该技术人员说道。

 

  公开资料显示,宋有洲和他的巴铁(当时被叫做“立体快巴”)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10年。

 

  当年5月,宋有洲带着它的立体快巴模型和视频在第13届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亮相。这个以电力驱动、通过铺设轨道能在小汽车头上跑,以期解决城市交通拥堵的公共交通工具,因为被《纽约时报》报道而引起国内关注,宋有洲随之启动了立体快巴商业化推广。在之后的7月,宋有洲又带着他的“立体快巴”项目参加了央视主持人王利芬的一档网络节目,随着视频在互联网的广泛传播,当时就有很多人知道了宋有洲和他的“立体快巴”。

 

  后来一度传出,北京门头沟地区政府有意与宋有洲合作实现“立体快巴”的商业化。但最后不了了之,门头沟政府还曾进行过辟谣称未有此事。在之前的采访中,宋有洲告诉过记者,门头沟项目线路原本将建在当地一个工业园区中,之所以“黄了”,是因为政府园区建设的投资没有到位,而不是巴铁出了问题。

 

  知情人士表示,在此之后的几年里,宋有洲就一直在为他的“立体快巴”寻找投资,缺钱和缺少技术认可是他面临的两大难题。

 

  这一说法在曾经为“立体快巴”出具可行性分析报告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张建武口中得到了侧面印证。张建武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09年上海交通大学科研院与宋有洲签订合同,由他主导给“立体快巴”出具可行性分析报告,商定的费用是15万元。

 

  “宋有洲前期付了6万元启动经费,剩下的9万元,一直到2011年,才由一位当时与宋有洲合作的陈姓企业家支付的。为此我还与宋总发生过矛盾。我并不在乎那几万块,但因为合同中有明文约定,里面的一部分钱是需要进入学校的财务系统的。”张建武说。

  工商资料显示,宋有洲担任董事长的中联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曾用名:中联运(北京)立体快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惟一股东是一家名叫华鹭控股的公司,该公司的法人代表叫陈鹏鹏,自然人股东名叫陈小虹。

宋有洲向澎湃新闻出示了六年前上海交通大学为巴铁出具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封面。

 

  宋有洲向澎湃新闻出示了六年前上海交通大学为巴铁出具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封面。

 

 

  除了宋有洲与白丹青有矛盾,巴铁的技术团队内对投资人白丹青的诸多做法也存在不满。

 

  网络流传的信息显示,白丹青系河北邢台人,原名白志明。据称,白志明改名成白丹青,是为了彰显其家学渊源。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白丹青拥有一个尾号是5个“8”的手机号,颇有老板派头。

 

  白丹青从房地产开发起家。查询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最新结果,由白丹青担任企业法人、高管或股东的公司超过40家,分布于北京、河北、上海、广东,行业覆盖互联网、房地产、金融、餐饮、农业等多个领域。

 

  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白丹青一直想通过与政府的合作牟利,而不想走引入社会投资的路子。公开资料显示,除了在秦皇岛的试验线路,巴铁科技此前还与河南周口、河南南阳、河北张家口等地方政府签有合作协议,将在上述城市进行巴铁轨道线路和组装工厂的建设。

  “他想独做投资人,一人独吞好处。东西还没做出来,他就在外面胡吹乱擂,因为他根本不在乎研发上面的事,钱也都没有花在刀刃上。”一位研发人员表示,在巴铁的前期投资中只有大约6000万用于设计研发和实验,其他资金都被用于媒体宣传、多媒体制作和参加各种国际展览。同时,澎湃新闻从宋有洲和李楠二人口中了解到,截至目前,白丹青已在巴铁上投入了几亿资金,但二人均不愿透露具体数额。

 

  白丹青经商多年来,在各种与地方政府打交道的生意中展现出了长袖善舞的一面——获得政府订单、以政府信用为项目背书再去民间融资的生意经被他运用得相当娴熟。

 

  澎湃新闻记者此前在巴铁科技的融资方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地调查中发现,公司一直在以PPP项目之名,向消费者兜售融资产品。所谓PPP模式(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指的是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合作提供公共产品或服务,根据社会资本参与程度、承担风险。

 

  记者在华赢凯来北京公司看到,一面展示墙上挂着六七份基建项目合同。据业务员介绍,那些是公司正在进行或已经完成的PPP项目,一些融资产品的收益就来自于这些项目的分红。记者注意到,这些合同甲方多为县一级的地方政府,包括山东单县、金乡县、东临县,湖北南漳县等,项目内容涉及棚户区改造、园林景观建设、路桥建设、房地产开发等。

 

  “白丹青他自己不懂交通技术,也不好好进行测评和衡量就拿着巴铁去忽悠地方政府。”一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说道,“这几年小城市的房地产都在喊去库存,他原来搞得那套传统的地产开发把戏做不下去了,怎么办呢?其实做巴铁是幌子,是想打着巴铁的旗号,以搞区域发展的名义去二三线城市圈地。做房地产才是他的老本行和最终目的。”

 

  在资金链断裂的当下,据知情人士透露,巴铁公司依然还是寄希望于地方政府能够出手相救。“他们正在加紧申报国家立项,希望能借助政府的力量找到钱。”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