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会员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首页 > 投资人林富元:创业时尚中的冷思考

投资人林富元:创业时尚中的冷思考

2011年01月10日 05:18

         林富元先生是美国硅谷著名的科技投资家,在过去三十多年中,亲身经历了台湾和硅谷的高科技创业热潮。他成功创办过多家知名的高科技公司,也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了50多家企业。

  风险投资家的速生机会

  ChinaVenture:风险投资这两年来在中国的经济舞台上迅速走红,不再是十年前那个默默无闻的配角。您多年来往返中美之间,对比1999-2000年,你觉得现在中国风险投资行业的状况有什么不同?

  林富元:你选择的这个时间参考点很好。1999-2000年时,中国的创业投资行业刚开始萌芽,有一些港澳台的创业投资机构开始进来布局,欧美的主流风险投资公司则几乎没有。

  在这之前,中国公司在国外融资很难受到关注,但是到了2000年的3、4月期间,硅谷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大家开始关注一些中国和印度市场的科技领域的投资机会。

  现在最大的不同:第一,欧美排名前20名的风险投资公司,大多已经把中国看作是必要的市场,进来立足,不再像以前只当游客。第二,因为这种与国际风投接轨的关系,为很多本地的风险投资家创造了很好的机会,让他们可以在短短几年里面学习进步、最后独挡一面,完成了别人可能需要20年来成长的道路,形成了一批有能力和欧美的同行平起平坐的投资人。

  整体来看,现在资金非常充沛、大量的投资人才涌现、国外的主流风投机构也进来立足,这是现在中国的创业投资环境和1999-2000年间最大的差异。

  ChinaVenture:快速成长的经济、庞大的市场、国际大牌VC的积极进入,中国的风险投资家们在最近两三年里面可能面临着一个“速生”的机会。与国际上主流风险投资公司相比,它们面临什么挑战?

  林富元:欧美很多领先的风险投资家们不仅是创造一个公司,而是创造一个产业。比如当年开创Cisco的人,因为Cisco而创造了整个网络行业,当年培植Netscape和eBay的人,他们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行业,其它国家很多新企业都是在跟随。

  现在中国的很多企业,无论怎么装饰,本质上仍然是在拷贝在欧美被验证过的生意模式,并不是自己开创的全新业务模式。另一方面,一个业务模式在欧美是否有过成功的先例,是本土很多风险投资家作出投资决策的重要依据。中国是否可能出现一批卓越的风险投资家,有能力开创一些新的行业?这是他们的挑战。

  热时尚中的冷思考

  ChinaVenture:现在大陆正在兴起一股创业热潮,各地政府在倡导大学毕业生自主创业,社会上很多机构比如一些媒体以及知名大学都热衷于搞创业秀,这些都鼓动了很多年轻人热血沸腾地去创业,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林富元: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在这样的热潮鼓动之下,加上很多学校出钱资助学生创业,所以我们看到的很多创业计划,是为了创业而创业,这和风险投资的期望不能对接,是不同的平台。

  政府注重的是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学校想要让大家知道它为提高毕业生就业率做了很多事情,他们想要的是每个人都能赢一点。可是风投不同,它要的是一个人全赢。所以风投考察一两百个项目,如果其中有一两个全磊打就很幸运。

  我不会劝阻学校和政府,因为它们的主要目的是塑造大家的创业精神,但是否能塑造出创业的成品?我觉得很难说。

  ChinaVenture:你会投资这些创业的学生吗?

  林富元:创业者有几种,第一种是已经成功过的创业者,第二还没有成功过但是很有经验的创业者,第三是说起来头头是道,其实能力不足的。第一种创业者很好,但是很难确信他们是否愿意再全力以赴第二次创业。第三种是绝大多数,包括大学生创业,讲起来都是腾云驾雾,但是还没有遇到过失败,缺乏真正的社会经验。

  第二种创业者最好,其中有些人可能在公司里面历练了很多年,已经积累了必要的人脉,各方面能力也获得了足够的锻炼。我如果投资喜欢这样的人群,对于纯粹的毕业生,我会鼓励他们,但是可能不会投资。

  ChinaVenture:我接触到很多年轻的创业者,他们或者是刚毕业的学生,或者刚刚工作过一两年,当我问他们为什么来创业时,我觉得很多人并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只是看到现在社会上都在谈创业,好像这是一种很时髦的事情,所以自己也要来追求一下时尚,我一直在想的问题是,在这样一个大的社会环境中,“创业”的状态是否会发生改变?

  林富元:你和我是少数对这个问题的想法完全吻合的人。我可以再加一句,你看现在很多引人注目的年轻VC,不就是时尚中的时尚?创业成为一种时尚,基本上是一个好的精神,鼓励大家,在一生中除了打工还有更多机会去尝试。

  我担心的是,会造成过多的“襁褓创业者”。第一、在一些院校主办的创业活动中,用学校的品牌为模拟创业的学生背书,提高了社会对他们的容许度,这些创业者备受呵护;第二、现在钱多了,融资相对比较容易。

  由于这两个因素,把创业的艰苦性和危险性拿掉了。很多创业者都脚踩几条船,融到资就创业,融不到就回去继续上班,创业者薪水照拿,甚至比上班还拿的多。严格讲这不是创业的原始层次。记得过去我们创业时,两三年里面自己不拿工资,甚至把自己的钱投进去。

  但是我想这个状况会遇到一些调整,所以假如公司本身不很强,可能这一关过不去。这是物竞天择。

  ChinaVenture:在现在这样浮躁的环境中,很多年轻人报着追时尚的心理来创业,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林富元:机会不断以各种面目出现,创业者不要怕没有机会,不要赶时髦。

  第一要了解你的核心能力是什么。很多人今天来做网站,只是因为他听说互联网很好,不是基于自己的核心能力,他的核心能力也许不够时尚,赶不上时髦,所以来假扮别人。

  第二基于你的核心能力,在大公司里面尽量多历练一段时间,学习财务、业务和行政,创业的过程100步,学校是第一步,专业技术是两步三步,其它的90%都要在社会上逐步历练,需要具备各种不同知识结构的人来帮你,相互合作。

  第三要培养国际观。中国本土市场很大,很多产品做本土市场都忙不过来。可是作为投资人,我们还是希望一个公司从开始,它的产品和愿景都有国际观。

  ChinaVenture:你的创业经历很丰富,是否走过一些弯路?

  林富元:很多,大部分是因为自己的骄傲和愚蠢,骄傲的原因也是愚蠢。80年代我从美国回到台湾,和一家公司合作,各自出资5000万元新台币,创建了一个生产电脑主机板的公司。合资方通过关联交易,把它过去炒房地产被套牢的一块闲置土地卖给我们的合资公司,套取了5000万新台币的现金。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多次,我和董事长无法相处。所以说开始是愚蠢,不懂得怎么防范商场中的险恶,后来是因为骄傲,不屑于在打理人际关系上多费心思。

  所以我强调社会经验很重要,不单是说你的技术有多好,尤其是大学生创业,课堂上讲的都是很华丽光鲜的东西,这些实在的历练是在学校学不到的。

  在社会经验方面,我觉得美国的大学生要成熟很多,他们通常在读大学之前已经有过一些工作经验。相对应,美国创业的大学生,能看到很多有独立创新、有核心能力的项目。

  天使的领悟

  ChinaVenture:你是一个很知名的天使投资人,可否介绍一下你作为天使投资的项目情况?

  林富元:30年来我总共投资过50多个项目,涉及房地产业、电子业、系统设备、通讯业以及软件业。到现在已经退出了20多个,最多的赚100倍,有的获利60倍,少的盈利两三倍,关掉的很少。目前还没有退出的30几个项目,有把握一半以上能成功,其中有6家我还担任董事。

  我个人作天使投资的成绩还算理想,看起来我的运气很好,和我个人的才能和努力完全无关。

  ChinaVenture:和什么有关?

  林富元:以前我觉得自己是天下最聪明的人,做事反而做不好。后来知道自己最笨,反而可以体会和感谢别人的能力和努力。作为天使投资人,你是一个小股东,自己有多聪明都用不上,重要的是找到优秀的创业者。

  ChinaVenture:给我们介绍一些做天使投资的经验?

  林富元:作天使投资要想取得成功,重要的是形成一个天使群,可以是正式的实体单位,或者是松散的集会。所以我现在参与到互联网实验室的工作中,这是一个聚拢天使投资人的平台,方兴东希望能够做一些引导,组织几个天使联盟,大家根据各自的兴趣一起看项目。

  第一,最好做你熟悉的行业;第二如果遇到不熟的业务,身边要有一群专家来讨论,有的人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好项目,不敢告诉别人,自己悄悄地去投,这样做失败的机会很高,因为经过很多人的讨论,容易发现问题。第三是找对人。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如果直觉上觉得这个人不对,要谨慎。

  ChinaVenture:你在投资的项目里面,扮演怎样的角色?

  林富元:原则上是Manage as angel,Function as venture。我不再全天工作,但是功能和VC一样,看到一样的公司,最大的差别就是VC的钱很多。

  ChinaVenture:作为天使投资人,你关注哪些方向?

  林富元:就象市场在变化,我的兴趣随着年纪和经历的增长也在改变。现在我更关注应用层面。因为用户最关心的是应用方面的价值,而不是纯粹的技术指标。科技只是工具,关键是怎样实现对用户最有价值的应用。

  以前我做了30多年的技术工作,如果到现在这个年纪还研读新技术和年轻人比赛,我的核心价值就降低了。我喜欢做跟人接近的东西,比如消费或者服务业,我总结为ACEE:Advertisment(广告)、Community(社区), Education(教育), Entertainment(娱乐)。

  孵化web2.0

  ChinaVenture:现在为什么要参与互联网实验室的工作?

  林富元:第一是因为兴趣。互联网实验室作的一些项目我都很喜欢,比如电影中国、音乐中国,都和我的个人兴趣很吻合。我很喜欢看电影,学生时代曾经写过影评。第二是因为我喜欢它作web2.0的孵化器的模式。第三,方兴东有几点和我很象:有多重才华,不只是纯粹的科技挂帅,而是以技术为基础的应用。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到年轻的我。

  ChinaVenture:那么你和互联网实验室的合作方式是怎样的?

  林富元:当时方兴东提出做web2.0项目的孵化器,准备募集100万美元种子基金,他自己在国内募集了一半,另外一半由我出面在美国募集,包括我自己一共是8个天使投资人的投资,我的角色主要是天使投资人的代表,同时我还担任互联网实验室的副董事长,也在它孵化的一些项目里面担任董事,包括电影中国、聚网等。

  这10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中,只有非常少的部分用在互联网实验室,因为它本身基本可以自给自足,大部分主要用来孵化web2.0的公司,这一类型的项目不需要很大量的资金,做得好可以自己发展,实验室本身成为控股公司,所以我很有兴趣参加进来,沿着它可以参与十几个新项目的开发。

  ChinaVenture:你曾经参与发起了橡子园孵化器,现在的互联网实验室这个孵化器有什么不同?

  林富元:互联网实验室只做互联网尤其是web2.0的项目,这一类项目的特点是:第一在孵化阶段对资金的需求量不大,第二项目好坏6个月就见分晓,如果好很快发展起来,否则可以马上调整或者撤掉。其次,互联网实验室参与的项目大多是我喜欢的内容。橡子园更多是做半导体,注重技术。

  ChinaVenture:互联网实验室所孵化的聚网,似乎也具备一些社区的特质?

  林富元:是的。但是它起源于线下业务,有比较强的线下的活动实体,我认为这种线上线下互动、虚拟和实体相结合的模式,才能形成真实的价值。而且这种模式将来有可能发展成在全国有几百个分支机构的控股公司,可以再细分种类,这就很有前途了。所以第一要有人潮,这就需要内容。第二人潮要变成钱潮,这就看你怎么转换。

  相反,如果它只是做网络上的交友,全球有几百家,它的机会可能就小了。

  ChinaVenture:聚网以前完全是做线下的聚会活动,这个业务虽然有很清晰的盈利模式,但是不具备规模性成长的潜力。前些天我和方兴东交流时,方要设计一个向网上的转型。

  林富元:这个问题我们还要深入探讨。社区的网上交友做的人很多,门槛低。互联网未来的发展趋势是,虚拟和实体相结合,会产生很大的价值,我甚至觉得,即使没有网上业务,线下活动这部分业务也有其价值。只是要考虑将来附加价值怎么产生,也许可以做成某种题材的社区,进而发展成推广和认识的管道,就很有价值。

  ChinaVenture:从网站来看,聚网有一些做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s:社会网络服务)的意思,这个概念好像在美国很热?

  林富元:是的,但是现在这一类的网站太多,如果只做SNS前景不一定好。很多SNS网站,会员只有五六万,收入主要来自广告和找工作,彼此没有差别。聚网的特色是,它的线下的实体很强大,其他的SNS网站都做不到。

  ChinaVenture:你认为这个线下的实体,是聚网将来能够胜出的筹码?

  林富元: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清楚,要和方兴东探讨。如果只做活动,不知道是否可以很赚钱,因为它就是拼服务,另外要有“大量复制”的机制才能Scale Up。有什么方式给活动定位,使它更有价值,现在还没有想出来,我想譬如提供垂直专业的社区,制造商机的社区 (譬如投资理财的讨论社区),专家社区,特别题目的社区等等。

附一、林富元:
?   硅谷Multi-Dimensional Venture Partners多元天使投顾集团创办人
?   硅谷Acorn Campus Venture橡子园创投合伙创办人
?   林氏基金会Lin Foundation;林氏家庭投资
?   北京互联网实验室副董事长,北京億品科技董事,上海卫宁软件董事
?   台湾兴奇科技公司董事, 盛腾网路董事, 前大朋電子副董事長
?   多元天使集团 MVP-个人家庭基金Family office与天使投资集团
?   美国硅谷玉山科技协会理事长
?   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创业投资中心客座教授

附二、林富元投资的部分项目

相关阅读:

·暂无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