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会员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首页 > 马云雅虎一年大取大舍:从业以来过去一年最痛苦

马云雅虎一年大取大舍:从业以来过去一年最痛苦

2011年01月10日 05:18

 

        在谈到这一年对雅虎中国业务“大取大舍”的体会时,马云说:“过去这一年,是我从业以来最痛苦的一年。”

在谈到这一年对雅虎中国业务“大取大舍”的体会时,马云说:“过去这一年,是我从业以来最痛苦的一年。”

花了50亿人民币买来的企业,一番“存精华弃糟粕”之后竟有大半业务被摘除抛弃,出手如此疯狂,在国内估计唯马云一人敢为!2005年10月11日, 雅虎中国资产正式划入阿里巴巴名下,“阿雅之恋”自此成为过去一年业界最为关注的整合案。

“小广告,停掉了;无线业务,砍掉了;网络实名也不推广了……” 一年后的10月12日,马云得意地笑谈其中的取舍,“企业社会责任、企业价值观之类的话谁都会讲,真要对着一个月一千多万的收入下手,那就远远不是那么容易!”马云出手之狠,如此大取大舍,完全超出了业界所有最大胆的专家的预测!

50亿买来“危重病人”

2005年8月,雅虎宣布,以10亿美元现金和雅虎中国全部资产为代价,换取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40%的股份和35%的投票权,其中雅虎中国资产私下折价6亿美元,约合50亿人民币。这是一起震惊中外的网络地震,规模之大打破了国内网络企业并购纪录。马云将10亿美元中的部分清洗掉阿里巴巴的所有小股东,部分作为发展储备,剩下的难题便集中在了对雅虎中国资产的整合上,整个业界都在看着这个小个子如何下手。

“本来我想,再怎么说这是雅虎的中国公司,应该还有份不错的家底,进去之后才发现问题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一向习惯于风清云淡的马云,说起这个意外来居然也皱起了眉头,“这就好像医生给病人开刀检查,结果发现癌细胞扩散了,大部分器官都已经病变。”

马云接管的雅虎中国资产,主要包括了以“雅虎”为品牌的门户网站、以3721为品牌的网络实名,还有刚刚推出的搜索引擎“一搜”,其中3721网络实名是主要收入来源,原属周鸿祎创办,2003年11月以1.2亿美元的价格卖入雅虎,周本人同时出任雅虎中国区总裁,并在半年后推出了“一搜”。

“杨致远在收购3721的时候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一番诊断,马云发现了其中的病因,“那1.2亿美元首期只支付了一半,剩下的要和雅虎中国后来的业绩挂钩,这就造成不择手段地挖掘收入。”马云吃惊地发现,许多网络实名未来五年甚至十年的服务都已经被卖出去了,这完全超出了做生意通常的规则。不仅如此,这个最早通过“病毒式”传播推广的插件,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和妨碍着雅虎中国的公众形象。

除此之外,在雅虎中国每月两三千万的总收入中,有超过1000万来自网络小广告和无线业务,这两项在其他网络企业看来属性良好的业务,是一块被马云归入须迅速摘除的“病变器官”,其判断的依据在于,以色情擦边球以及对产业环境严重依赖的业务,不足以成为长期健康的商业模式。“马医生”如此一番确诊,大半业务都已不可救药,花了50亿人民币购入的雅虎中国无异于一个摇摇晃晃的“危重病人”,一场大手术迅速展开。

“病变器官”大半摘除

“一进去没几天我先灭了一个月两三百万的小广告,这些广告大部分带有色情味道,不堪入目!”雅虎中国的400号老员工肯定很奇怪,这个新来的老板一到任不是忙着想办法开拓收入,反而是把辛辛苦苦做起来的广告业务一刀砍掉,这一年下来可就是好几千万的收入。他们肯定更没想到,这仅仅是个开始。

“然后我再灭了一个每月大概八百万的无线业务,他们一下子全傻了!”马云现在习惯用“他们”特指刚刚接管过来时的雅虎团队,一年整编之后,这个“他们”已经成了历史名词,“这些无线业务都是些瞎编乱造的东西,业务人员还得到处搞关系,送礼吃饭,乌烟瘴气。”对于这个曾经拯救了网易、新浪的无线业务,马云几乎天生反感,多年来从不涉足,这一次也不例外,整个无线业务部门的数十号人马很快全部转入其他部门,整项业务全部切除。

“本来第三步还想把网络实名干脆也停掉算了,可是里面有很多客户是已经交了钱的,为了兑现对客户的承诺,这服务还得继续下去。”马云出手之狠,绝非常人所能理解,要知道,为了得到这个曾经覆盖在国内九成电脑里面的网络插件,雅虎之前付出了一个多亿美元的代价。最终,网络实名插件被重新编制,清除掉各种恶意功能之后继续使用下去,但不再做主动推广。

“我希望雅虎彻底挤清原有的泡沫,踏踏实实再来过。我不会为了面子而虚伪地维持或者扩大雅虎的营业收入,在长久的思考之后,我的选择是把它洗干、洗透,哪怕是从零开始,哪怕把收入压缩到原来的1%,这个手术也要做,这是企业价值观问题,和国家主权一样,没有商量余地。”马云对此似乎颇为得意,“企业社会责任、企业价值观之类的话谁都会讲,真要对着一个月一千多万的收入下手,那就没那么容易啦!”

改造思想劳心劳力

“过去这一年,是我从业以来最痛苦的一年!”1988年大学毕业之后,十几年间马云当过大学老师,自己开过翻译社,帮别人做过网站,创办阿里巴巴之后更是历经互联网寒冬考验。他不曾想到,倒是在财大气粗并购跨国企业的之后遭遇这般痛苦,而且这还绝非他自己凭空感慨。身边细心的员工发现,这个二十年来一直保持着小伙子模样的强人,在过去一年里头上也悄悄增添了几根白发。

马云自己分析,这痛苦首先是来自起初对雅虎中国有期待,结果却发现问题严重,另外的折腾则是对几百号雅虎中国旧部的极其艰难的思想改造。“原来阿里巴巴的员工都是我带起来的,不管我做任何事情,大家都不会违背。但这些人就不一样,我说的他不一定听得懂,听得懂了他也不一定就接受,这就要反复沟通。”马云虽生就一张铁嘴,但想要说服数百号人马显然也绝非易事。

“一到开会的时候,他们一开口都是‘进攻’、‘拼杀’、‘你死我活’之类的话,听起来就吓人,很不习惯。”这种军事化语言显然属于典型的周鸿祎风格,这和马云整天提倡的“快乐”、“拥抱”之类的理念恰恰格格不入,马云索性在北京找了房子住下来,一个月大部分时间都和雅虎员工呆在一块,“现在你去雅虎看看,好多了,大家都会笑着工作啦!”马云尤其看重这种笑脸,阿里巴巴公司的标识就是一张开心的笑脸。

康复阶段更加艰辛

阿雅联手之时,由于双方强大的实力和巨大的互补性,合作被业界视为“天作之合”,大家期待着整合所产生的“1+1>2”的聚合效应。然而,一年之后,人们却发现,雅虎中国昔日的主营业务网络实名大幅缩水,据说只剩下原来的两成,小广告、无线业务被彻底砍掉,“一搜”、“一拍”等品牌被冷冻、抛弃,即便是被集中发展的中文搜索,也没见有什么让人刮目的作为。批评、质疑,甚至攻击的文字也随着而来。就连马云自己都在自我调侃,“现在写我们的文章90%就是批评的,只有10%说我们好话,那还是我们自己写的!”

“假如说一年时间,我就能整合出效果,那是不可能的,第一年让公司活下来,那就算是妙手回春啦,第二年再让公司健康起来,第三年就让公司恢复强大。”马云比喻,这就好比一个病人,现在已经做完了手术,度过危险期,然后要经过一个康复期,最后才能开始奔跑,而康复期就定在明年,“这将会比过去一年更加艰难!”

目前雅虎中国的收入水平也已经达到两千万一个月的数量级,在扣除掉原有的小广告收入以及砍掉的无线部门收入之后,雅虎现在的收入规模已经接近原有水平,来自于搜索领域的收入增长以及雅虎搜索技术的迅速提升,这从一个方面来说也是马云一年来大取大舍的一个结果和长远布局的底气所在。然而,这之后,马云想要让雅虎中国迈出什么样子的步伐,外界不得而知,大家现在多能看到的是,一年整合虽有多项业务被清理,但雅虎中国团队的力量并没有削弱,一年之间400人的队伍翻了一番变成800人,马云将这支大军几乎全部集结在了中文搜索业务上,准备和Google、百度来日的大战

相关阅读:

·暂无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