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投资要闻 > 促民间投资,不必鼓励只需放任

促民间投资,不必鼓励只需放任

2011年01月10日 02:03
<< 郭台铭刘宇环等谈创新工厂:弥补创业投资空白 | 欧美金融监管改革及其对我国金融监管的影响 >>
发布者:[Venture Capital]  TAGs:[]  
字体:    
 时隔5年之后,因为促复苏保增长的现实需要,也因政府主导下的巨额投资刺激已用到极致,颇具象征意味的促进民间投资新政策,终于在8月份股市暴跌之后有了新动向。未经确认的消息称:“鼓励民间投资20条”有望于年内经国务院批准出台,基础产业、基础设施、金融保险、文教卫生和公共服务等领域的投资限制将进一步放开。
  我们希望决策层尽快确认这一政策信息,虽然其酝酿出台的时间已偏晚,但有总比没有强,即使是落实起来比较困难的原则意见,也比决策层在这一重要问题上过于沉默要好。
  从去年底中央提出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起,许多人不愿意看到的投资失衡局面就势不可挡:政府主导下的基建、项目投资,成为中国经济保增长、促复苏的绝对主导力量。今年上半年数据也显示,出口负增长基本吞没了消费的增长,对GDP增长贡献最大的,只能是呈爆炸式增长的固定资产投资,其中绝大部分又是国有部门投资,民间投资形同点缀。
  并非民间缺钱,更不缺少投资意愿。看看上半年多达25.4万亿元的居民存款余额,看看沿海地区几呈燎原之势的民间借贷等地下金融活动,再看看上半年股市稍有好转即呈峰值的股票和基金投资者新开户数,我们就知道,亿万国民多么期望有更丰富的投资渠道。
  虽然任何投资都会有风险,决策层也不愿看到国民投资失败引发社会不稳,但事实上不时出现的局部投资汹涌和投机泡沫,恰恰因为民间可供投资的资金,远超过可自由选择的机会。在需大于供的情况下,炒股、炒楼之风自然不时出现。而解决之道,唯有尽快尽多放开各种民间投资禁区,让数十万亿民间资金,在自我负责的前提下自由地逐利而动。
  其中的关键政策引导思路,在我们看来,既非防范,更非鼓励,而是要充分放任,也就是给民间投资主体尽可能多的自由。正如民企汽车巨头李书福当年的名言:请政府给我们一个可能失败的投资机会!该不该投,该投什么,投多投少,都是民间资金拥有或管理者自己的事,而不是高高在上且不了解实情,更难兼顾机会公平的决策部门来规范或引导。
  而从国家发改委等中央部委,到各地政府部门,之所以念念不忘出台各种鼓励民间投资的政策,既是自以为高明的盲目心态作怪,更与放开投资限制可能引发的国有部门或权势群体的既得利益相关。为了尽可能拖延这种变化,鼓励民间投资往往口惠而实不至。
  这不是我们对决策层的不信任,而是历史常常出现这种反差。2004年中央明明在实施宏观调控,抑制经济和投资过热,同时却出台“非公经济36条”,在许多行业放开民间投资的准入限制,被视为“国退民进”的政策性号角。
  但这明显与压投资的政策基调冲突,加上触及国资既得利益,自然无法落实,反而让国有经济完全控制七大经济领域。即使是在鼓励非公经济进入的竞争性领域,实力强大的地方国企和央企,多年来不仅寸土未让,反而不断掠地攻城。
  比如今年以来,山西以“5+2”的国资格局,试图整合2000多家小煤窑,或有安全生产与合理开采的长远考虑,东北、河北、山东等地国资钢企对民资钢企的收编,也可能出于整合过剩产能的全局安排,那么类似中粮收购蒙牛这样的食品行业央企扩张,以及最近几年超过七成央企相继介入房地产投资,则只能解释为国有部门财大气粗和以势压人。
  我们很担忧,国资长驱直入,民资步步退守,所谓鼓励民间投资,就会成为口号,即使决策层有这个心,也不一定有足够政策空间。试问那些已经获得垄断性优势的国企,会因决策层对民间投资的几条鼓励意见,就把资源和市场拱手相让吗?更进一步讲,某些国资领域的内部人控制或权势群体,会否在鼓励民间投资的旗号下,再搞新的国资私有化?
  我们还担心,在国资部门随时可借政策之手收编民企的情况下,民间投资的持续发展路径并不清晰,因此很难避免民间投资变成短期的逐利行为。因为他们看到,民企要么付出较高成本艰难生存,要么寻找权势靠山谋取暴利,即使慢慢发展起来了,也容易被国资竞争对手或权势群体当成养肥了的羊吃掉,其中的辛苦与辛酸,真是说不尽。
  由此我们期望,在政策强势没有被弱化前,在国资垄断没有被打破前,任何决策层面对民间投资的鼓励,其实都不甚乐观。真正要让民间资金动起来,首先要改变他们的预期,同时要创造好的投资环境,就是管得越少越好,尤其要让决策层的所谓引导,早日靠边站。
  从经济规律看,相对较少的管制,或许会造成新一轮重复投资,部分产业难免产能过剩。但这恰是市场规律可以起作用的淘汰机制。这看起来可能是种浪费,但实际上会促使投资不断分散,各行业平均回报趋于接近,反而是较好的市场配置资金与资源机制。
  同时,在一个更充分开放的市场里,不必发愁民间投资的新出路。资本的逐利性,消费或扩大再生产的多样性需求,都注定了新的投资领域会层出不穷,来自市场的创新与投资奇迹,绝非高明的决策层可以先知先觉,唯有市场中人一点点去探索、总结。如果非要决策层做点什么,最好是管住政府部门伸得过长的手,削减那些繁琐的行政许可,同时更重要的是,切实藏富于民,全面实施结构性减税计划,让民间投资轻松上阵。
  
打印 】【 收藏 】【 推荐

相关阅读:

·暂无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