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网首页 | 收 藏分站 | 融资服务 | 会员服务 | 投资人服务 | 加盟代理 | 投资人打假 | 联系我们
中国风险投资网 > 风投人物动态 > 联创策源冯波

联创策源冯波

2016年04月27日 10:26    网站管理员811

 与惜时如金、奔波于各种会议的投资人们不同,冯波的工作是极为静态的:每天起床后在豆瓣网上流连一番,然后便是跟前来拜访的创业者们随意聊上几个小时。甚至,他在中国工作的时间只有1/4——另外3/4被分配给了美国、日本和东欧。前去考察市场?冯会憨笑着告诉你:“有些事情离的距离远些能想的更明白,比如在日本咖啡馆里坐一下午。”

  一言以蔽之,这实在是你在中国能找到的最休闲——或用人们喜欢的词汇:最不hungry——的风险投资者。对此,冯也会主动表示高度认同:“我怎么能hungry?做企业要hungry,每争取下一份订单代表一笔收入。但我是做投资的,我的基金只有那么点钱,每hungry一次就花一笔,到年底的时候我就该真的hungry了。”

 

  这种迥异于所有同行的风格显然是令人难以忘记的,但或许也正因其休闲风格,一度业绩不佳的冯波几乎被这个行业遗忘。

 

  早在1994年,冯波代表美国罗伯森·史蒂文斯进入中国市场时,他无意中成为了中国最早的风险投资者。在那个集体所有制的四通仍是中关村龙头企业的时代,冯用两年时间考察过300家创业公司,然后投资于一个叫王志东的中关村创业者,以及一家由两名海归创办的名为亚信科技的公司。6年后,他见证了中国科技业第一个勃兴时刻。冯波也成为了那个时代中国绝无仅有的顶级投资者——1997年,当《福布斯》杂志策划一本新经济特刊,邀请比尔·盖茨、安迪·格鲁夫和杨致远们撰写自己的工作心得,冯波是唯一受邀撰文的在华商人。

 

  任何人拥有如此耀眼的先发优势,都会汲汲于将它变成一个传奇的开始,冯波也不例外。但在数年时间投注于近30家软件、网络公司之后,他迎来的却是颗粒无收。连冯自己都会带有自嘲意味的说:“我是失败最多的。”不难想象,此后业界在提及他时,更不免带有异样的腔调:人们私下里说,如果冯波的联创策源的这一轮基金如果还是悲剧收场,他可能将被迫离开这个行业。

 

  但到了2008年,当业界重新审视联创策源当前的投资组合,大家会恍然发现,他们最近做的不错。在Web 2.0这一波互联网创业潮中,获得规模优势者并不太多,联创策源至少把握住了迅雷和PPStream这两家;在新兴电子商务网站中,已经超越了PPG的凡客诚品在创业之初就收到了策源的投资;而在移动互联网领域,联创策源几乎投资于移动搜索、移动门户、移动社区、手机安全等各个领域的头把交椅,如果当下的市场份额领先仍待观望,至少,已经在中国的移动上网方面成为主流产品的UCWeb是个无法忽视的存在。

 

  这就意味着,如果运气不算太坏,冯波会继续留在这个行业里,并会赢得不错的回报以及相应的尊敬。

 

  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翻盘?或在无数错误中积累出新鲜智慧的顿悟?如果把这个问题严肃的提向冯波,他会同样严肃的回答你,自己全部教训的结论是:“不能有太多的思想,我什么都不懂。”

 

  事实上,这很可能不是冯故作玄虚式的轻佻言语。《环球企业家》上一次采访他是在2004年,4年半时间过去,他的变化是显著的:冯变得讷于言辞,当年那个擅长讲故事的冯波在今天似乎更喜欢只言片语的表达。但比起当年,冯显然要为自信,他对很多事情的直觉反应也更一针见血。

 

  如果在创业者那里聊上几句联创策源,你会很容易听到这样一种描述:冯波的决策往往快的惊人。

 

  比如,把凡客诚品(Vancl)介绍给冯波的雷军说,这个项目前后谈了只半个小时,当时公司还没有名字,甚至冯波连凡客诚品的创始人陈年都没有见,就拍板决定了投资;而另一家电子商务网站Lightinthebox.com的创始人,前谷歌中国首席战略官郭去疾与冯聊了没有5分钟,冯就让郭无需多讲,确定合作;当六间房CEO刘岩准备了40页的详细PPT文件试图婉婉道来,冯波听到第五页就打断了他的演讲兴致……

 

  即使不考虑成败结果,这听上去也近乎疯狂。难道他不需要极为详细的尽职调查?不需要与创业者进行频密而长期的沟通以对其做出明确的判断?难道他不需要反复思考与推敲?

 

  在2007年上半年,冯波经常和自己的几名合伙人研究当时正风生水起的网上服饰销售公司PPG。虽然冯波本人衣着入时,但他相信中国正在经历一场中产阶级崛起的大潮,而在互联网上卖衬衫,不仅契合这一潮流,更能显著降低产品销售成本和最终价格的方法,这都让他相信这是一个前途可期的行业。虽然表面看来,休闲的冯波本人不在意事无巨细分析各种数字,但这并不意味着策源的团队只是草率行事:用了大概半年的时间,他们对中国消费者的升级,以及互联网上相关市场的潜力做了很多测算。

 

  但不凑巧,策源与PPG的创始人沟通过后,后者希望选择名气更大的投资者,比如后来入股的KPCB中国。就这样,冯波未得其门而入。

 

  被拒绝并没有让冯对PPG模式心生恶感,即使在那之后,冯波们仍然经常在庭院里小范围讨论PPG的模式、不足及价值——借用了豆瓣网的方式,他们将自己戏称为“PPG兴趣小组”。

 

  转机发生于2007年7月的一天,天使投资人雷军去到冯波的四合院聊天。在此之前,两人已经约定好了谈某一家公司的问题,但不难想象,因为冯聊天时的轻松氛围,话题很快转向了另一处:与雷军一同打造出卓越网、并将它卖给亚马逊的陈年,正在筹备创办一家与PPG提供同样服务的公司。

 

  虽然陈年本人并不在场,但两人此前打过不多的交道。冯波很快在脑子里做出了一番推演:“陈年在卓越做过很多年电子商务,而且,他在这之间的创业并不成功,我想,他状态不可能更差了吧?总会触底反弹。而且,雷军对陈年有很高的评价。我想,这几个人凑一起也许可以像淘宝挑战易趣一样。”就这样,半个小时之后,他便决定向陈年的公司投资100万美元。

 

  或许这个过程依然显得过于草率,但在冯波这里,他真正需要回答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商业模式有过半年的思考和考察,可信;创始人有此方面经验且经历过一次创业挫折,可信;有相对稳健的天使投资人扮演辅助性角色,可信。

 

  据说,冯波甚至刻意排斥了解更多细节——陈年在创办凡客诚品之前,曾撰写过一本半自传体小说《归去来》,很多投资人与他沟通前都会仔细阅读此书,在见面时显现尊敬或熟悉。冯波却义正严词表示,他才不要看这书,声称怕因此带来不必要的误解。

 

这种“不假思索的思考”,就像《纽约客》杂志作者马尔康姆?格拉德维尔的著作Blink中所讲述的,是一种将个人长期经验沉淀之后的本能反应。换句话说,它因人而异,难以复制。

 

在冯波这里,这种投资方法论正是他投资屡遭失败之后的一种深沉总结。在其事业颠峰时期,冯波几乎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既洞察各种科技趋势,又深谙商业规律,既可以帮助创业者制定战略,又可以协助聘请职业经理人,仿佛他的存在能够推动创业企业从零到一百之间完成加速跑。但这些年来的失败经验告诉他,这是不现实的。他说自己曾有机会投资于百度,不投的原因是:创业者说的和自己想的不一样,觉得对方不行。一系列令人遗憾的教训之后,今天的他甚至打消了将自己的建议强加予创业者的意愿:“他们不愿做的事,即使是上午10点他们也能找到理由不做;愿意做的,半夜3点也会爬起来做。”

 

  从挫败中重新站起来,冯波的心态变得异常平和:投资就是投资,是个中性行为,不代表立即成功。而在Lightinthebox.com的创始人郭去疾看来,冯波的开悟在于他懂得了不再与不可抗力对抗。

 

  因此,当《环球企业家》向冯波问道,今天的决策方式和1995年前后的决策方式究竟有多少不同,他想了片刻,说“很像”:在这两个时间点上,他的思想都很澄明,想的很少,反而比较容易得出准确有力的结论。

 

  不过,这并不代表策源投资结束后做甩手掌柜。据雷军称,策源每周都会让自己的合伙人买一次凡客诚品的衣服,倒并非为了制造虚假繁荣景象,而是了解产品质量有没有改善,送货过程中有没有缺陷。在这种情况下,极度讲究衣着品质的冯波变成了一个异常挑剔的董事,他是要求凡客诚品提升质量最主要的批评声音。

 

  今天的同行在谈起冯波时,已经颇有几分敬重。如行业内的明星级人物沈南鹏坦言: “联创策源的项目不错”。但看得出,精明的沈南鹏对于联创策源也是有所不解的:“冯波他们非常专注。虽然每家VC都希望能专注,但像联创策源一样只关注无线互联网和网络公司,我们是做不到的。”

 

  事实上,专注并非刻意为之的结果。亲身经历了1990年代末期到2000年初网络业的兴起和破灭,冯波也曾一度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信念了”,但直到在不同领域辗转几年之后,他最终发现,自己还是相信互联网以及未来的无线互联网,自己所擅长的,也只有对于早期项目的判断。就像知悉了天命一样,冯波最终与自己的角色和解了,不再去奢望那些与自己无关的成就。

 

  “风险投资本来是个非常好玩的工作,很自由,很挑战。但如果你目标感太强,就会觉得旅途很痛苦”,冯波说。从此之后,他最喜欢使用的一个词是“信仰”。

 

  信仰?在讲究数字与事实的投资业,这说法似乎太玄虚了。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这不仅让他不会偏离轨道,还恰好让他避免了投资业最忌讳的一个错误:在反复阐释中自我催眠(talk into a decision)。

 

  最终就是冯波的团队今天所遵循的方法论:在日常生活中点滴积累各种切实的想法,在特殊时刻做出直指人心的判断。

 

  比如,与常规见解相悖,他不愿投资于自己会使用的商品。道理很简单,作为一个生活优裕的人,他深知自己绝不是中国主流的消费者。那么,一旦某家公司的商品是他会使用的,这家公司就注定会遇到国际级同行的竞争,一个很难取得成果的漫长战争。

 

  在投资过凡客诚品后,策源开始观望网络上的钻石销售生意:和卖衬衫一样,它面向的是新兴中产阶级,也和卖衬衫一样,它能依靠避开大量的中介环节和降低品牌溢价,让商品成本便宜许多。为了理解这个生意,冯在香港街头走了很久,进入每一家钻石店观察,但一路看下去,他似乎始终缺乏一个最终的契机,拍板投资。

 

  回到北京,坐在从机场回办公室的车上,冯突然问自己的司机:“钻石真的那么有市场?”他的司机回答说:“你不知道现在不买钻戒不能结婚?已经没有人在结婚时买金戒指了。”一语惊醒梦中人。

 

  某种意义上,今天的冯波享受着一种难得的自由:以自己的角度而非整个行业流行的目光审视企业,然后下注于未来。以至于一名创业者说:“见很多投资者时,你感觉是在见一个机器人,他们只要获得那些最流程化的问题的答案。但跟冯波沟通时,你觉得是在跟一个活生生的人沟通。”

 

  但反过来说,这也需要足够的勇气,和足够的独到见解。比如,对于很多人喜爱,但似乎商业前景并不明朗的豆瓣网,冯波非常直接的表示:“反正我就是知道,不投豆瓣,我们大家后悔,现在搞了豆瓣,不后悔。”如果试图深入探讨其前景,冯会告诉你,他认为豆瓣拥有中国网络业绝无仅有的产品原创能力。“中国互联网大多是模仿,只有豆瓣是原汁原味的创造。如果市场最终不选择它,这也不是我能解决的问题,但我支持这种原创,我真的为这种能力自豪。”虽然现在仍太早论定冯波的眼光,但他至少提供了一种独特的判断标准。

 

  这种灵活的主观判断力帮助着冯波。2008年初,他去美国,从一个城市开车去海边,沿路之上,他看到的是大量房屋出售的招牌。这让冯直觉上相信美国的经济环境正在恶化。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
近期活动
  • 往届回顾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

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