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CEO张勇:从不关注双11交易额,新零售改造最关键是改造思想

2018-11-12 14:35:59

10年过去了,“天猫双11”几乎成为全民参与的购物狂欢。

2135亿元,这是2018年天猫双11的最终成交额。

2009年,当时还是淘宝商城CFO的张勇一手缔造了今天的“天猫双11”,按张勇的说法,“当时只想通过一个活动或一个事件,让消费者记住‘淘宝商城’而已”,10年过去了,“天猫双11”几乎成为全民参与的购物狂欢。

今年双11,包括饿了么、口碑、盒马、大润发以及银泰在内的阿里新零售业态第一次集体参与了双11的“大阅兵”。

从各项业务来看,饿了么的数据显示,“11月11日截至17:00时,口碑套餐交易笔数截至17时已经超过1000万笔,饿了么新零售订单同比增长81%,新零售用户量同比增长72%。”盒马活鲜的销售额在双11当天也同比增长了398%。

根据阿里内部人士介绍,今年天猫双11的GMV统计口径第一次把阿里投资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的成交额也计入总成交额;此外还包括天猫、淘宝、飞猪、口碑、速卖通等业务,但不包括盒马、饿了么、银泰、大润发等这些业务。

这一说法得到了张勇的证实。张勇介绍,在线下零售业态中,只有经过阿里数字化改造的,并且由线上驱动的这部分,才会算到最终的双11成交额中。

对于线下零售的收入,张勇也表示“自己并不看重,阿里也不会把纯线下数字加到双11。”

“我们做双11,更多的是用双11作为一个练兵场,也是一个展示大舞台,把我们平时做的新零售实验、模型,能够在这一天做一个实战校验”,张勇说。

在谈到几年来阿里对于线下零售业态的改造时,张勇说,很多中国的传统百货业其实并不懂货,要想改变他们最关键的是改变思想,创造一个新物种远比改造一个老物种容易。

以下为张勇接受全天候科技等媒体访谈实录,略有删减:

媒体:今年GMV已经超过了去年的数字,你判断今年整个增长来源主要是来自于哪一部分,是主要来自于线下带动还是来自于国际化战略?

逍遥子:我们看到,反映生活方式变化的一些品类,一些品质消费的品类增长的比较好一些,特别是生活用品增长非常好。广义的快速消费品,它不只是刚需的消费品,包括美妆,包括保健,包括养生,各种方面的产品,甚至运动,反映生活方式变化的品类增长非常好。

今年,我们确实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新零售合作伙伴,开始参与进来。到目前为止,因为我们做双11,更多的是用双11作为一个练兵场,也是一个展示大舞台,把我们平时做的新零售实验、模型,能够在这一天做一个实战校验。

在这里,我们并不看中线下部分的数字有多大,我们更不会把纯线下数字加到双11数字里面来。很快马上到2000亿,我们谈的这一会儿可能就到了,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我们绝对不会为了一个数字去做,最重要的是能够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创造新的价值和用户体验。

媒体:关于新零售,两三年前,你曾用鲁迅的话说,市场本没有路,走多了就成为了路。两三年过去了,现在有没有找到新的方向,感觉这个路是对的?在产业互联网方面,阿里有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

逍遥子:从两年前的问题开始说,现在我们在路上,我们找到一些路,但是面对一个纷繁复杂的商业世界,还会有很多未知数,还会有很多要去探索的东西。但是我们肯定在路上,我们比两年前肯定有很多进展,我们也创造了新的新零售模式,我们对现有的一部分模式做了卓有成效的改造。

今天双11,不论是银泰也好,大润发也好,居然之家也好,都在参与,盒马是新物种,也用它的方式参与,包括星巴克这样最近加进来的物种,我们也在通过线上线下在一起做,其实我们在路上。

这个体会是什么,我还是一句话,基于大数据的人货场的重构需要顶层设计,因为需要顶层设计,需要每个环节丝丝相扣,每个局部改造能够产生局部化学反应,但是要有足够大的化学反应,要进行全面改造,要进行全面改造非常重要的一点,在实践中发觉有的时候,创造一个新物种比改造一个老物种容易,新物种找对了用户痛点,建新城很有意思,你找到用户痛点,你没有做过这样的物种,你可以放开胆去想很多东西。

而在原来的零售业态的改造当中,面对着很多历史遗留问题,这些问题怎么解决,比如我一直说中国百货行业,怎么改造,要变成新零售,首先要懂货,百货行业到底懂货吗,绝大多数中国百货行业,原来不碰货的,原来租柜台的,单品管理叫得很响,真的有哪个企业做到单品管理,几乎没有,你要做好百货,怎么能不懂货呢。

我们去年开始跟大卖场,跟超市有很多的合作,我最近的核心观点,我说大卖场、超市再搞数字化都没有用,数字化很重要,你必须搞,但是你的货品对不对。你卖的东西是不是年轻一代消费者要的东西,你是把东西放着等人来,还是你创造了他的需求,他得回来。这是我们零售的本原,今天我们只是在做一个业态,但是我们要回到本原问题。

我们的感受,我们在路上,但是我们要不断既要创造新物种,也要改变老物种,改变老物种的关键是改变思想。最近很多人问我最难改变的是什么,我说最难改变的是DNA,我想我们一直希望能够在路上去探索,我们相信这个方向一定是对的,我们也看到很多成果。

今天很多合作伙伴很高兴,线下怎么弄,必须用互联网的手段,互联网是手段、是技术,最终创造用户价值、创造客户价值是目的。

媒体:从经济环境来讲,今年是比较特殊的一年,在这样一个情况下,阿里对于双11有没有做过预期管理,就是你自己心中的预期?

逍遥子:双11十年了,我从来不做预期管理,也没法管理,我也不知道怎么管理好预期。你们在大屏前面看到的数字,跟我在杭州看到的数字一模一样,只不过我看到的数字比你们多一点,这是大实话。实时的,你看到什么数,我就是看到什么数,同一时刻,没有时间差。

它是一个自然发生的结果,在这个中间,我们核心要做什么,你在不同的消费场景,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用户人群,你怎么样第一满足他的需求,第二创造他的需求,这个上面有很多工作可以去做,有很多技术和商业结合的工作去做。

今年我们第一次引入了双11合伙人,取得挺好的效果,现在阿里经济体很大了,有各种各样用户相关的服务,用户APP有很大一堆。这些业务都是独立业务,但是我们用双11合伙人这样一个设计,希望把它打造成为一个IP,用户是共同的用户,昨天晚上特逗,我看到一个情况,我们发觉外卖昨天特别好,比正常的周末要好得多,我们就研究,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发觉剁手也不容易,第二要准备为剁手党服务的人更不容易,都需要这个玩意儿。

它是连在一起的一个生态,我们希望做的事情,真的能够为这个生态里面各个成员创造价值,当然我们也是其中一部分,我们共同来合作,为其他人创造价值,这是我们双11最重要的工作。

我不觉得我们刻意去管理预期,我们没有这样去想,顺其自然,我一直跟团队讲,我们顺其自然,是多少就是多少。很高兴,昨天晚上我还能睡四个小时。

媒体:在百货领域,阿里是不是会像盒马那样去尝试创造一个全新的物种。

逍遥子:这两年大家都非常喜欢盒马,自打盒马横空出世,马老师去吃了海鲜以后,大家认识了盒马,尝试了以后,确实觉得打中用户的痛点,这还是围绕用户价值,打中用户痛点,改变生活方式。

那天我碰到一个记者,他说我租房子必须要找一个有盒马的,这样日子过得不一样。我听了确实挺高兴,我们任何一个新物种都是一个过程,我跟盒马讲,我说盒马你们现在很顺利,创造了价值,也得到社会高度认可,但是你做五个店和做五十个店和做五百个店,难度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怎么样能做到拷贝不走样,并且在拷贝当中又有创新,这是最难的。

所有新生事物,我们还是需要很多天才的创意,我们需要顶层构思、顶层构架,创造新的模式,但是我们也需要踏踏实实执行,盒马走走到今天,是两者的结合,我们需要继续努力。

回到你的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在其它领域,完全存在这种可能性,出现新业态,但是很有可能第一天我们一看,觉得这不是百货,这不是一个家居的Mall,甚至不是这样来划分的,我认为这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我们在做很多尝试,也是希望能够去创造更多盒马。

媒体:你刚刚提到今年双11不增加线下收入,那么你们怎么去评价线下对双11的贡献?现在不加的话,是不是对双11的成绩有一定损伤?

逍遥子:双11对我们来讲,我们讲的是交易规模,不是收入,阿里不是把线下所有销售都自己做了,说我们线下收入,不是这样,我们是说交易规模。我还是这句话,双11我们不是为了一个数字而做,我们真的希望创造一个节日而做,也用这个节日作为一个数字化改造、数字化变革的一个驱动器,用双11这样的结点,更好的驱动产业进行变革,走向数字化。

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屏上怎么反映这个数字,我们也非常谨慎,经过数字化改造的,并且由线上驱动的这部分,只有这样,才能够算到里面,这是真正跟双11有关的,而不是说只是把线下多少流水都计到一个大的数字里来,这没有意义。

 

中国-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